當一開始的少數臨演的鏡頭拍完,工作人員就把全部的臨演帶進來,不過為了把全部臨演的位置調好,也花了不少時間。


其實就像其中一位工作人員在她的blog上說的,雖然副導要求大家真實反應粉絲該有的樣子就好,但因為大家的反應都太真實了,比較多人擠在靠近仔仔社長這一側的舞台前。其實劇組要的是台下觀眾平均的佈滿全場,所以在現場一直聽到副導指著仔仔社長這一側說,這一邊的磁場太重了,工作人員調整一下。副導就站在台上看,指揮台下的工作人員去調整臨演的位置,但好像有少數幾個人腳上像長了根似的,連一步都完全不願意動,難怪工作人員覺得很困擾。還好,大多數的臨演朋友都很聽從工作人員的指揮移動位置,也有一些怕上鏡頭的朋友很主動的跑到後面去。不過整體來說,大家應該還算是很乖的臨演吧,不會亂跑,不會亂吵,只是眼光全盯著台上的那個人。

整個拍攝內容就如同製片助理Queena在ptt上說的,就是看仔仔社長的表演。不過因為是單機作業,為了要拍攝台上、台下的鏡頭;男女主角的特寫鏡頭;樂團每個人的鏡頭,只好不停的換鏡位,每次換鏡位同樣的內容就要表演一次,一個晚上下來,同一首歌聽了好幾十次,我想應該連不懂中文的外國仔迷朋友都會哼這首歌了。而我們台下的觀眾則要配合台上的表演,適時做出導演要的動作和效果。其實還算蠻好玩的,大家配合的動來動去,根本不覺得冷了。而且還可以聽到仔仔社長和樂團配合唱現場耶,除了拍攝中的那首歌,我們還運氣很好的在換鏡位的休息時間中聽到另外兩首歌。

因為換鏡位的時間有點久,仔仔社長和樂團的其他三人就把玩著手上的樂器,沒想到玩著玩著就合奏起來,仔仔社長竟然開口唱了一首沒聽過的歌,聽前一天也有參加臨演的朋友說,那首歌也是電影裏會用到的歌,因為前一晚拍攝時,仔仔社長有唱這首歌。那首歌感覺還不錯耶,不過仔仔社長還是發揮了忘詞的本事,很多地方的歌詞都用混過去的,等他唱完,樂團中有人說倒帶啦,有人說還是放CD好了,台下臨演觀眾們則大喊安可,結果仔仔社長說「要聽就去買CD來聽哦,唱免費的?我們樂團才不幹這種事。」哇,還得意的咧,你不是已經免費唱給我們聽了。不過,這是指電影會出原聲帶嗎?還是只是仔仔社長隨口亂說的?仔仔社長說要專心當演員,暫時不出唱片,如果真的有出電影原聲帶算是另一形式對歌迷們的安慰囉。

這首歌唱完,又回到臨演們聊天,樂團亂玩的情形,沒想到突然聽到仔仔社長的吉他彈出了有點耳熟的音階。不會吧?真的嗎?五月天的﹝擁抱﹞~~~~!!!仔仔社長第一次在觀眾面前表演彈吉他,就是在2006年3月F4香港演唱會上和孝天合唱這首五月天的﹝擁抱﹞啊!當年還不認識仔仔社長,當然沒去看那次的演唱會,而且那次的演唱會和2008年10月的日本演唱會一樣,都沒出DVD,所以對多數的人沒能到現演的人來說,那次的表演就像是”夢境”般的存在。沒想到,我竟然可以在台灣親眼看到、親耳聽到仔仔社長表演這首歌,仔仔社長,是不是要讓人這麼感動啊,你真的對我們太好了。雖然還是忘詞,但還算是完整的表演了一大段,整個樂團也都配合的彈奏完整首歌,唱完後台下又是一陣熱烈的鼓掌。看來仔仔社長和其他三名樂團成員應該是真的有在一起練習,而且不只是練電影要用的歌,不然,哪有辦法某人起個頭,大家就能配合的這麼好啊。不過副導此時出聲說「欣賞完bonus之後大家要開始工作囉」把大家拉回拍戲的情緒中。不過他一句要台下臨演排成倒三角形的口令,被仔仔社長吐糟說「你當他們軍隊啊?」哈哈,對啊副導,你真的太看得起我們的效率和組織能力了,雖然都是仔仔社長的粉絲,但多數人彼此不認識,也沒有一起受過團體訓練,那有辦法一句口令一個動作嘛,只好還是麻煩工作人員的小組長來調整大家的位置囉。

需要台下大量臨演的鏡頭拍完,就又清場了,把臨演們帶回舞台後方的空地,此時可能是半夜三點多吧。沒多久後可能導演確定那些鏡頭都沒問題,就請工作人員來跟大家說,臨演們可以收工了,只要再留約二十人下來就可以了,如果有人要離開,他們可以幫忙叫計程車過來。結果,當然是沒人要先離開囉,因為仔仔社長還在拍戲啊,花了這麼多時間、精力不就是為了來看他,只要能多看他一眼都好,誰會想此時離開啊。就這樣,大家從舞台後方,慢慢的移動到側後方的小草坡上,再慢慢的移動到側邊的空地上,只為了能更清楚的看到仔仔社長。工作人員此時也不太趕人了,只是會偶爾走過來巡一下有沒有人偷拍照,可能他們也知道大家只是要看看仔仔社長,不會做出什麼對劇組有傷害的事吧。後來事實也證明,去參加臨演工作的仔迷們真的很聽話,沒有流出什麼照片或劇情,反而是一般的臨時演員會忍不住偷拍和報料吧。

我在微溼的草地上坐了一下子,才想起來我不是有帶折凳來,怎麼還這麼笨的把褲子都坐溼了,拿了折凳重新找個好位置,更清楚的看仔仔社長。再來都是拍特寫鏡頭了吧,只看到工作人員辛苦的架台子,搬機器,每次換一個人的特寫或同一人不同角度的特寫,就要把機器搬下來,移動台子,再把機器搬上去,這些工作人員真的很辛苦,而且那個攝影機看起來很重的樣子,每次被搬動時,我都跟著提心吊膽的,好怕機器摔下去。突然工作人員走過來點人,數了二十個人,竟然包括我在內,要我們再去演台下的觀眾,哇,有點被嚇到,原來他們從台上拍下來時,需要某個角度裏是有觀眾的,所以只要這個鏡頭範圍內有人就好了,難怪不必留下太多人。很快的拍完,又回去坐著看。

五點多,只見天色好像有點變化了,不再那麼黑了,可能是有雲的關係,天色沒有一下子大亮,但可以感覺得出來天快亮了。仔仔社長的部分已經拍完,他下到舞台下面了,但舞台上還在拍,心中忍不住為他們著急,啊...快天亮了啊,如果沒拍完怎麼辦。不過再來也沒時間考慮這些了,因為仔仔社長和助理開始往車子的方向移動,坐在地上所有的仔迷一瞬間全部站起來跟著大遷移,仔仔社長坐上車前還是有人失控的跑過去,但還好他動作很快的上車,不過他還是貼心的把車窗搖下來,和大家說bye bye。仔仔社長收工了,那我們當然也收工了。就這樣從前一天晚上七點多集合到隔天早上六點的臨演工作收工了,散步回飯店睡覺吧。回到飯店沒吃早餐,倒頭就睡,只是這一睡,就到中午十二點多了。

天亮了,收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y 的頭像
yy

yygraceli的部落格

y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