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周渝民:我不會只演帥帥的人







2013年04月06日 09:57
來源:鳳凰網娛樂

http://v.ifeng.com/ent/mingxing/201304/2b342648-442f-45a0-8c92-77942003ec7e.shtml <--點我看視頻
周渝民接受鳳凰娛樂獨家專訪

鳳凰網娛樂訊4月4日,電影《忠烈楊家將》正式在內地公映。飾演楊三郎的“仔仔”周渝民在影片宣傳期間接受了鳳凰娛樂的獨家專訪。近幾年,周渝民在電影方面風生水起,讓不少人看到他在飾演偶像劇角色之外的潛力,被焦雄屏稱為“梁朝偉接班人”的仔仔首​​次出演古裝片,飾演“神箭手”楊三郎,再度挑戰了未知領域。文/秦婉圖/卡卡西視頻/王磊

周渝民拍戲一向是個“體驗派”,他也非常享受每一次與角色之間的互動,這次可以出演楊三郎,他歸咎到自己前幾年的努力,“我改變了自己表演的態度和我外在的條件。以前所有人都覺得仔仔只能演帥帥的人,如今慢慢改變,我就覺得很棒。”

年初F4在晚會上重新聚首,讓無數粉絲感慨回憶,周渝民也在台上笑稱希望開啟巡演,對當時這句戲言,他不禁坦言,這是大家的美好願望,但因為檔期原因並不容易實現。

【三郎說】

楊三郎是像狼一樣的行動派


鳳凰娛樂:你在出演之前對楊家將的故事了解嗎?

周渝民:其實老實講,確定參演之前我並不清楚這段歷史,看以前的香港片有拍過楊家將的故事,大概去看了一下每個角色基本應該是什麼模樣,但那些對自己的幫助其實都不大。真正的幫助是我確定參演之後去了解了導演想要在這個戲裡去呈現出來的概念。

鳳凰娛樂:導演跟你講楊三郎是一個什麼樣的角色?

周渝民:他講得非常簡單,他說我們這個楊三郎不多話,基本上你在裡面更多的東西是用行為模式來表達,比如說你今天聽得懂人家講的東西,人家給的指令、哥哥跟你說的話、弟弟跟你講的話,你聽得懂但不見得你要回他什麼東西。導演是希望三郎是一個像狼一樣的行動派,他的眼神、他的態度都要讓別人很清楚,我一站在這裡面我的角色就​​是這麼鮮明的一個東西。

鳳凰娛樂:你怎麼樣去找到這個狼一樣的感覺?

周渝民:導演說最重要的東西就是眼神,我私底下更多時候的眼神是很博愛的,我很少去使用那種很利的眼神去看人,更多時候人家看到我,會覺得我這個人像個鄰家男孩,所以我就要更努力地去做練習,在家也要時不時對著鏡子反复研究劇本,看到劇本你會想像那個畫面,那個畫面把我自己投射進去,在那畫面裡面的我掃了一眼是什麼樣的,如果眼神到位的話又是怎麼樣。

用弓箭嚇住敵人是幽默

鳳凰娛樂:這種近距離的交戰中,按理說箭是沒有太大用的,但是你還能用弓箭嚇住敵人。

周渝民:我們就想創造一種內幽默的方式,不是在搞笑,但是有目的性。在前面我的每一發箭都沒有射歪,遼兵看到我就知道我是一個神射手,所以後面都在撤​​退,我這個角色也在害怕了,但是我卻可以用回頭的方式做那個拉箭的動作去嚇住他們。我覺得那個點蠻好笑,蠻可愛的。

鳳凰娛樂:很幽默,但是有點不太合實際情況。

周渝民:很難說,假如我們在打籃球,如果有邁克爾·喬丹出來,你會希望跟他同隊還是希望跟他敵隊?我會希望跟他同隊,球交給他就對了,防守的人永遠都不想守他。相對在戰場上應該也是,如果你是一個零失誤的狙擊手,我要面對你,就會比平時更小心。所以雖然幽了大家一默的成份會有,但是還是說的過去。

鳳凰娛樂:我覺得你最後那一場蘆葦蕩的戲是很漂亮的,對於角色我有個疑問,他看到契丹的箭手,他的心理是想去跟他對決一下,還是說要去報仇,因為他射了父親一箭?

周渝民:我在演的時候這兩種東西都有,但是我可能80%的比重都是為了要復仇,我知道你殺了我爸,再就是我要保護弟弟,希望能夠把這個時間拖延。

【仔仔教你拍動作戲】

拉弓只能靠手指支撐,騎馬要穿自行車褲,軍靴裡有布鞋


鳳凰娛樂:怎樣練習弓箭?

周渝民:弓箭很難,真的很難。我記得我剛到劇組的時候,他們更多的是要求我去練騎馬,因為騎馬射箭兩隻手都放掉,沒辦法做韁繩的拉扯動作,有些人不敢做就是不敢做,會害怕,所以希望我在馬術這方面是可以練的比別人都多。弓箭手要怎麼做,我腦中真的沒有一個想法,有看過人家演過弓箭手,可以看《羅賓漢》,也可以看《魔戒》。但是古時候的弓跟現代人用的弓是不一樣的,古時候沒有任何去給你架弓箭的架子,所有的一切都是用你的手指去做支撐。我沒有辦法像奧運會射箭手那樣做,在戰場上是不合邏輯的。

他們說希望你能跟弓去做一些習慣性的動作,我說好,每天沒事在現場就做拉弓動作,反复拉,至少他可以讓我去習慣,架弓箭,手指頭就會開,開的縫隙是給弓箭去做架弓的動作,然後這隻手怎麼拿,每天都是在做這個東西練習,我要做的像老手一樣,可是我不能做的像奧運射箭隊比賽的那麼……


鳳凰娛樂:標準。

周渝民:那種專業的姿勢​​,就沒辦法適合我們在這個劇情裡面,所以弓箭真的很難,拉弓是一回事,我的裝備裡面有個弓箭的囊袋,是在我的背後的,然後這樣子拿箭,感覺起來很簡單,但其實一點都不簡單,因為我手從這邊勾到弓,接觸到弓箭的一剎那的時候,每個弓的尾部的長度我都得每次都是準的,這樣才像,所以每一次都要一模一樣。在拍攝的時候,有幾次就是NG,就是因為拿出來然後很快的速度射完,拿出來架在手上,然後不好搭,全部都是重來,蠻講究的。

鳳凰娛樂:會磨到手指嗎?

周渝民:箭會磨,箭本身是木頭裁出來的。不能覺得它有多光滑,當然我們私底下這樣玩永遠都不會做傷害自己的事情,可是拍戲會危險,拍戲是忘我,我搭弓的速度會越來越快,搭弓放箭,搭弓放箭,搭弓放箭,所以一不小心就會磨。

鳳凰娛樂:據說你騎馬有受傷?

周渝民:第一次練習馬的時候就把屁股給磨破了,那蠻好笑的,因為不知道怎麼騎,不知道馬在奔跑的時候或者是在走路的時候,或者是小輕步的時候的頻率是什麼,所以一直震,震的就跟不上他節奏,你震一次想回來,1、2、3,1、2、3,他突然間又變換節奏,1、2、3、4, 1、2、3、4,第一天就準備不充足,包括我穿的服裝也不適合騎馬,然後就把屁股給磨破了,然後我馬上在網路上去買自行車褲,它會有一個墊子是在臀部,然後這樣保護你,開始練馬就慢慢有感覺了。

鳳凰娛樂:好像說你把鞋子穿在軍靴的里面是吧?

周渝民:對,那個其實不是我穿的,是服裝組拿給我的時候,本來就給我兩種款式,這個東西不是我們獨創的。聽武術指導說,好像是從成龍大哥那個時代開始,很多打戲如果穿皮鞋或者是穿平底鞋,很容易被地上的石子刺穿,也很容易讓自己崴腳,所以他把布鞋做在裡面。

我有一些打戲或是從屋簷上跳下來的戲,從二樓半跳到二樓,二樓再跳到一樓,鏡頭是順著我的姿勢出來的,所以膝蓋跟你的腳腕一定會有個承受力,那時候就穿裡面有布鞋的靴子。


鳳凰娛樂:因為你是第一次拍古裝戲,其他的男演員可能都比你經驗豐富一些,需不需要比他們練得更多?

周渝民:需要,我在做任何工作的時候,只要是我沒有接觸到的領域,我自己私底下我也會聯繫,包括武打的東西。

到現在我都還不是一個真正會武術的人,我學到的東西都是武術指導、舞蹈導演給我指導的鏡頭里的動作,你不是真的要練家子,但是你要讓別人看到的是你很利落的身手,這個訣竅說穿了就是你怎麼樣運用鏡頭。

武術指導是很照顧別人的,他幫演員設計任何的動作都是以我最大的能力可以發揮出來的表演效果去做,更多的時候他利用很多的鏡頭的方式去讓演員做出那樣的效果,而不是說拍武打的藝人都需要具備一定程度的武打基礎。所以我們現在學了基本的東西,但是真正的底子還可以再多做練習,私底下就會在飯店裡練。

我以前有駝背,現在也是會駝背,但是會時不時地盯緊自己,照鏡子,三面鏡子看自己有沒有是抬頭挺胸的樣子。


鳳凰娛樂:其實我覺得你動作真的蠻好看的。

周渝民:那真的不是我的功勞。我們演員都很努力的去做。像我小時候學過跆拳道,可是能夠活用到的地方還是很難。導演不要你受傷,他不要你做超越自己的事情。

【享受投入的表演】

演員要能嘗試多種類型,不在乎是肥是瘦


鳳凰娛樂:這次拍過古裝戲之後,還想再拍嗎?

周渝民:我有跟於導講,如果是於導再找我,是願意拍的。我已經跳脫出來是不是拍古裝戲了,更重要的是我遇到一個願意開發我的人,願意相信演員的導演。在我們火花很足夠的時候,就不要放棄這些好不容易得來的緣分。


鳳凰娛樂:我看過一個花絮是說你們七個都穿了白色的T卹,別人穿得看起來都很健壯,然後你就顯得很瘦。

周渝民:瘦很多,我看我自己我就覺得瘦。我拍了動作戲以後,會發現我必須得再增重,才會有比較厚實的身體。我以前一直都會講走“李小龍派”,就會很瘦,其實都是說服自己也說服別人的藉口。

還好我的角色是弓箭手,身形要像狼一樣靈敏,所以我這個身形還能被接受。如果以後還要再拍這樣的戲,我希望我自己的身體條件,包括體力都可以更符合,就希望把自己增重。

鳳凰娛樂:現在還在增重的過程中嗎?

周渝民:差不多了,我現在已經停了,因為其實增重很麻煩,現在的電視已經變成HD,演員永遠都還是會被放大,不能太重,所以我在這兩個中間找平衡點。

鳳凰娛樂:《與時尚同居》的時候我真覺得你有點過於瘦了。

周渝民:<與時尚同居》是我剛結束《彼岸1945》。那部戲很刻意要去做這樣的改變。我演的是被人家徵召的不受人性對待的角色,所以那個時候我減重,拍完了以後,我身體還沒恢復回來,另外的戲已經要開了,我就跟他們講,真的很抱歉,我已經盡量吃了。

鳳凰娛樂:那你以後怎麼去解決這種太投入的情況。

周渝民:我覺得這是好事,我並不打算解決。

鳳凰娛樂:調節自己的身心。

周渝民:我希望我可以更享受,不管是角色的痛苦或是糾結,或者是他的開心他的幸福,我都希望我能很中立地去享受了以後,有資本拿出來表演給觀眾看,讓觀眾感受到我呈現的幸福。如果演員一直去設一個框框去拘束的話,可能一輩子就只能演某一個類型。

我能夠演《楊家將》我覺得很幸運,也很珍惜,這必須歸咎到我前幾年的努力,我改變了自己表演的態度和我外在的條件。以前所有人都覺得仔仔只能演帥帥的人,所以慢慢的有了收穫,我就覺得很棒,演員應該是要你演什麼的時候就貼近那個角色,是肥是瘦,然後身體再再多讓你自己去呈現到那個讓觀眾一眼就看明白的那個角色形態很重要。


【獨家透露】

F4巡演難聚齊,也希望勾起回憶


鳳凰娛樂:今年F4再一次的聚首,我聽到你在台上說你們想開巡演,有這樣的計劃嗎?

周渝民:不是我說的,是主持人跟現場的觀眾拱著了。是真的很難,難是難在我們四個現在已經是不同的經紀公司了,每個人每年都會把自己的工作計劃排出來,我有空的時候我就想說我來做F4,可是我好像就沒有考慮到其他三個有沒有空。所以真的有好幾年我們一直都很想,但我們就一直不敢跟人家講,因為都知道事實上大家能夠聚在一起的時間根本就少之又少。

比方說像舉辦演唱會或者群體的密集宣傳,用好幾天或者好幾個月的時間去做訓練,很難,真的很難,可能大家現在的目標方向也不太一樣,我很專心在做表演的工作。

哪一天也說不准真的有空,今年大家都說自己沒空,搞不好年底的時候大家都有空,然後就來做一些勾起回憶的事情也不一定。


http://ent.ifeng.com/movie/news/interview/detail_2013_04/06/23906434_0.s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y 的頭像
yy

yygraceli的部落格

y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