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歲的周渝民正努力丟掉偶像標籤,轉型演技派。

封面人物周渝民:演技輸給外貌只能靠更多付出
明星資訊騰訊娛樂[微博] 2013-03-28 00:03


[導讀]周渝民一出道就大紅,但隨後迎來的是更強的考驗。娛樂圈新人輩出,隔段時間就會有一批新銳面孔生猛地殺入演藝圈。從明星到演員,是大浪淘沙中必闖的一關。這一步,周渝民走得很堅定但也很艱難。

騰訊娛樂專稿(文/馬曉溪 圖/小鋼)

“在F4時期,我就像給別人打工,哪一天我想走,拍拍屁股就走了,反正已經賺到了這輩子都不可能賺到的錢。”剛出道時仔仔常把“退出演藝圈”掛嘴邊,他性格內向,又不愛做明星,每次簽約後都暗暗想,混完這三年就和這個圈子說再見。

然而誰也沒想到,在這場抗拒和服從的拉鋸戰中,快滿32歲的周渝民在娛樂圈已經熬過了整整12年。更沒想到的是,坐在我面前的他,為了一個只有兩三句台詞的電影,已經整整接受了一天的採訪,片刻也沒得閒。

灰色西裝配​​黑色皮鞋,消瘦臉龐,利落短髮,周渝民像極了剛剛從對面寫字樓出來的商務男,身上再也找不到半點花美男的影子。

“得到男粉絲的肯定更重要。”從偶像派轉型演技派的八年裡,他蓄鬍子、臟兮兮、瘦到嘬腮,把這張漂亮臉蛋“毀得不輕”,有人說他“自虐”,有人說他簡直在摔飯碗,可他自己卻不以為然:“我的私生活太無聊了,所以寧肯活在角色中。”從二十歲到三十歲,仔仔接了20部戲,當過廚子,做過痞子,養過兒子,他喜歡並享受著20種人生,就連戀愛也從戲裡談到了戲外。說來也巧,從許瑋倫、大S再到如今的喻虹淵,周渝民和歷任緋聞女友都在戲中相識。

談入戲太深,就不得不提因戲生情,可一聊感情問題,經紀人就像上了發條的交通警察,揮舞雙臂擺出各種STOP的動作,而仔仔也似乎讀懂我想要知道答案的心情,他配合的加快語速,更加滔滔不絕,我心中一陣暗喜,可誰知,旁邊督戰的經紀人已經快要急得跳腳,眼看“馬要脫韁”經紀人和助理乾脆把我從椅子上架了起來。

“這個不能回答!”經紀人的一聲“咔!”彷彿讓時間也凝固,還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我、經紀人、助手三個人的六隻胳膊,擋在我和仔仔之間,在這些互相纏繞的胳膊中,我隱約看到,仔仔那個突然停止的表情,和嘴邊沒說完的半句話……

我有點失望,因為有那麼一刻,我以為自己已經完全走近了他。

愛情要簡單、默契

“想喝水還沒開口,就有一杯水拿給你”


2008年,周渝民用《痞子英雄》揮別台灣偶像劇,儘管這部戲讓周渝民與金鐘獎影帝失之交臂,但他卻意外收穫了一段愛情。去年31日的跨年夜,喻虹淵被拍到現身周渝民家的陽台,兩人相依偎著看煙花,甜蜜時動情親吻,讓戀情正式曝光。

談到感情生活,周渝民不自覺地揚起嘴角,邊微笑還邊偷瞄站在一旁“督戰”的經紀人。儘管經紀人已經站在記者對面,擺出禁問的態度,但也許每個戀愛中的人都忍不住分享心中的喜悅,他說:“想喝水的時候還沒開口,就有一杯水拿給你,那種感覺,那種默契,我覺得是最幸福的事。”

平平淡淡才是真,難怪有媒體報導說,兩人一起去超市買日常用品,看起來就像老夫老妻般恩愛、自然。

騰訊娛樂:你覺得現在的感情狀態或者說你最嚮往的一種感情狀態是什麼樣的?

周渝民:我覺得感情說穿了,它根本是沒有一個狀態可言的。嚮往的愛情,很多人嚮往的東西都是藉由戲劇給你的畫面,所以你就會覺得我的白馬王子是什麼,我的白雪公主應該是什麼,其實不是。我現在可以比較深刻地體會到,我的狀態就是簡單,簡單就可以享受到幸福,這個感覺是我最嚮往的。

騰訊娛樂:簡單就是一種幸福?

周渝民:對,無所謂做任何事情,甚至不做事情都可以。你的心靈是知道你有一個羈絆,這個羈絆可以深深地吸引著你,這個比任何東西都來得重要,不是外表的,不是所謂制定的那些形式上的東西,而是一個心靈默契很夠的兩個人,他們在一起生活的時候,那種想喝水的時候還沒開口,就有一杯水拿給你,那種感覺,那種默契,我覺得是最幸福的事情。


今年F4重聚的畫面,不僅感動了觀眾,也感動了他們自己。

F4是永遠的好兄弟

“私下我們不能談工作”


除了延續愛情,周渝民也把戲中的友情延續到現實生活中。 F4在他心中是一輩子的好兄弟,然而時光過得飛快,單純美好的青春期稍縱即逝,就像初中時候的鐵瓷“四人幫”終究會踏上各自不同的人生路,想要回到原點,又談何容易。

騰訊娛樂:今年江蘇台的春晚F4又重新聚在一起,感動了台下那麼多的粉絲,你們當時心裡是什麼感覺?

周渝民:我的感覺跟很多人的感受不一樣。對我來講,四個人之前最靠近的一次工作其實不過在三年前,你得想想我們並不是一直在發四個人唱片的歌手,本來能夠在檯面上見到我們的機會就很少,可是也從來沒有離開過。

我很享受那個時候的感覺和狀態,因為不管任何時候,只要有四個人的工作,聚在一起的時候,我就可以真正做回我年齡上可以做的事情,因為我是四個里面年紀最小的。

騰訊娛樂:就是四個人在一起的時候,心裡面的力量。

周渝民:對,我覺得不管幾年見一次面,或者幾年給觀眾看一次四個人在一起,只要是四個人在一起的時候,那個錄影現場,我們四個人本身就像小男孩這樣子,嘻嘻哈哈,笑啊,怒罵對方,我可以數落你,無所謂,我們都是這麼好的兄弟。

你知道我們現場是預錄的,我們唱了一首歌以後,接下來肯​​定要做層色的佈景,那台上就需要有一段時間換下一首歌的佈景,普通就是趕快下台,但是當天我們沒有,我們四個人就在上面拿麥克風,也沒停,就當做回饋,現場人很開心,你讓我們跳舞就跳舞,你讓我們唱歌就唱歌,我們四個人比他們還開心,因為我們享受那四個人團聚的日子。所以那個東西反而是讓我覺得印象最深刻的,有關於這次春晚的合體。

騰訊娛樂:就是有一種在家裡面的感覺,有那麼多兄長在一起,會有一種特別受寵的感覺。

周渝民:受寵倒不覺得,依賴感,好像彼此依賴著彼此的感覺很濃烈。以前的一些記憶,我們在一起工作時候的一些回憶都會湧上心頭,而且我們任何人對於工作的模式都沒有變,以前怎麼樣,現在就怎麼樣,所以一在一起,彩排也不用彩排,試一下就OK了,那個感覺就是默契,四個人在一起有四個人在一起的力量和默契,是可以感化身邊很多人,甚至可以感化我們四個人。

騰訊娛樂:現在為什麼不能再重新在一起了,你覺得最大的障礙是什麼?

周渝民:沒有不能重新在一起,向來就沒有這個問題。但是有一些比較麻煩的東西,如果我們都是在這個圈子工作,我跟你講你就會清楚,四個人是不同經紀公司的,你要都在一起,很難。這就是為什麼外界傳了很多次,我們都會去參加哪一個台的春晚,後來都沒有成型。

因為我真的不知道什麼時候人家會來邀約四個人,所以我只能先安排自己的工作,所以沒有不行,但是困難很高。這個我們四個人也清楚,沒辦法,但是我們能夠在一起,我們是很享受在一起的那一段時光。

騰訊娛樂:那有沒有想到為了四個人團聚推掉一些自己的工作?

周渝民:那一定要他們很明確的先跟我講什麼時候我們要四個人一起工作。

騰訊娛樂:其實就跟四個好朋友聚會,也很難敲時間一樣。

周渝民:我們私底下會碰面的,我跟你講我們私底下碰面不談工作,談工作真的很麻煩,大家各自立場都會因為心態成熟了,會有不一樣的見解和看法,難免就會相抵觸。所以要都在一起,光我們四個人私底下在討論工作就已經好像有小小的摩擦這樣的東西,那你根本就沒有所謂默契關係的各個經紀公司。但是只要能夠成型,就是希望我們能夠都是很開心地去享受那個時候。


出道12年,周渝民的成長與變化都融入到了角色裡。

不再做偶像

“F4時更像打工,現在我找到了自己的方向——演員”


80後到了愛懷舊的年紀,F4重聚時,多少粉絲在電視機前紅了眼,可周渝民卻拒絕活在別人的回憶中,這幾年他漸漸走出花瓶形象,“有錢為什麼不賺? ”轉型這八年來,這是周渝民解釋最多的問題。

騰訊娛樂:當年拍完《流星花園》,你做訪談時說過“我已經通過這個角色賺到了可能一輩子都花不完的錢,可以隨時退出娛樂圈了”,你覺得這麼多年來你堅持下來的原因是什麼?

周渝民:興趣,我找到興趣了。以前我做的事情很雜亂,做很多事是出於市場的需求,商業的考量,希望你們F4來主持節目,我們就變主持,希望你們出唱片,我們就發唱片,我並不對這些東西去反感,但會去反向思考,我真的有能力在當下做這些事情嗎?

所以我覺得那個時候就像打工,沒有一個負責、認真、敬業的態度,有一天就是一天,哪一天我想走拍拍屁股我就走了。可是我在拍《戰神》電視劇的時候,我找到一個興趣,就是演員。我覺得做演員真的太有趣了,開始覺得表演是一個很偉大的事情。

騰訊娛樂:從偶像派轉型到演技派,肯定是個艱難的過程。

周渝民:如果自己內在的條件輸了外觀的條件很多的時候,你要做的付出要比別人多一倍甚至好幾倍,你才可以彌補這段落差。意志力不堅定或者不夠癡狂的人,就很容易放棄,但興趣支撐我很多。

騰訊娛樂:有了興趣就會越來越輕鬆。

周渝民:因為我很清楚我自己選的路,如果今天我單純作為一個表演者,還可以獲得很多很多的不要局限在女性的粉絲,有男生說這個人演戲我也開始會喜歡他,我覺得這個對我來講可能比較重要一點點。



每個角色都會給周渝民一些感悟。在新片《忠烈楊家將》裡,周渝民領悟了父子情,拍完戲就回到了老家,陪伴在父親身邊,釣魚、喝茶,感受親情的溫暖。

那些角色教給我的事

“拍戲領悟了父子情,拍完就回老家,陪父親釣魚喝茶”


這次周渝民的新片《忠烈楊家將》是個群戲,楊家七子戲份平均。看片會的時候,電影快放了二十分鐘,我竟沒認出哪個是周渝民。鏡頭里那個留著小鬍子,黝黑皮膚的三郎,真的是周渝民麼?作為七分之一的男主角,周渝民的台詞少之又少。記得有一場戲,三郎被遼軍追殺,正在緊要關頭,三郎猛一轉身,弓箭直抵前方,還未發箭一眾小兵就被嚇得倒地一片,有人笑說,小兵是生生被周渝民的眼神嚇趴的,弓箭在他手裡,都快趕上沖鋒槍了。除了努力磨練演技,周渝民也在戲中領悟了什麼是父子情,兄弟情,拍完戲,他就回了趟老家,陪父親釣會兒魚或者喝杯茶。他說,自己張不開嘴說貼心話,但看著父親的表情,就知道“陪伴“比什麼都重要。

騰訊娛樂:你從來都是男一號,為什麼突然要來做這七分之一的戲份?而且台詞很少。

周渝民:我以前拍的很多片都是用角色講故事,我一直很想演一些,整部戲我都不講話的戲,盡量用一些肢體動作和情緒的處理去把那樣的狀態演出來。所以這次導演來找我演三郎的時候,我很開心,很興奮,好像開始朝我其中一塊很想做的一個角色去做。拍的時候覺得不錯,出來的效果好像更不錯。

騰訊娛樂:所以你現在挑劇本的原則就是挑戰演技方面更多一點?

周渝民:其實一直以來都希望以這個目的為出發點,但是年輕的時候,如果我演這樣一個比較男人的戲的時候,很多人覺得你沒有說服力,當然你自己肯定是不認為。但他們會覺得現在看起來還是太嫩了,太年輕了。所以我以前一直希望自己能夠快點長大,不一定是真正年齡的成長,而是心境跟外表的東西,我希望能夠把以前人家對我所局限的一些框框都把它去除掉。

騰訊娛樂:你現在是故意地迴避“花美男”這樣的角色嗎?

周渝民:沒有故意。現在基本上也不會來找我演這麼單純的戲。台灣的演員,年輕人的飽和度是很足夠的,很多演員憑藉偶像劇出道,其實可以把機會讓給更多的年輕人,看這些年輕人能不能走出自己的格局。而我不能一直重蹈覆轍地去接偶像劇,台灣這個圈子也就知道我不會再去演這樣的戲,這也不是我刻意去避的,人如果要不斷的進步,我就必須要發展出更多更全面的角色讓大家看到。

騰訊娛樂:經常會看到各種報導,說你因為拍這個戲又爆瘦,又有說增肥,就是對自己還挺殘忍的,感覺一會兒吃胖了,一會兒又瘋狂的瘦。

周渝民:我們公司和我們工作人員都說我有自虐的症狀,我覺得是好事。我不希望我一輩子都在拍帥帥的,或者走出來像model一樣的戲給大家看,我偶爾可以拍這樣的戲,但是更多的時候我希望自己投入角色,比方說我之前的一部戲,《彼岸1945》,是戰爭年代的戲,我在拍戲的時候就盡量貼近劇中人物的真實生活,戰爭是很嚴酷的,所以我也飢一頓飽一頓。

騰訊娛樂:聽周圍的人說,你每次拍戲入戲都特別深,都特別投入到這個角色裡。

周渝民:有時候自己的私生活很無聊,所以我最大的興趣是把自己投入到角色裡面,角色可以給我帶來很多新的不一樣的觀點,對人對事的觀點。像《楊家將》這部戲,演完了我有很深的感受,就是我以前看不到的家庭,我的家人,我演完之後主動會和家人聯絡,很想打電話給哥哥,也會想要回老家和爸爸待在一起。拍完我就回了老家,陪爸爸。但是我們之間可能什麼都不說,就是那樣坐著,陪他釣魚或者喝杯茶。我還是不會跟他講什麼貼心的話,大家可能在一起根本就不說話,但是我看我父親的表情,我知道他很滿足。



周渝民在採訪裡反复說著自己的生活無聊,在角色裡反而會更有趣。

提前過著老人生活

“私生活無聊,家裡發個呆,去公園看別人遛狗”

採訪中,周渝民像個大男孩,反复說著“我的私生活實在是太無聊了。”演痞子警察、演自負精英男、演落魄單親父親,每個角色都是一種人生,周渝民享受著虛擬人生帶來的快樂。他在角色中成長,也常常難以自拔。情感需要釋放,就拍點沉重的戲,壓抑過頭就拍點輕鬆的戲,演戲已經成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轉型後的周渝民,被人說越來越像梁朝偉,都不苟言笑,但眼神可以秒殺一切。沒想到,除了性格,兩人平時的生活也有點兒像。曾有傳言,說梁朝偉有時閒悶了,就會跑到機場,隨便搭上哪班飛機去倫敦餵鴿子。而仔仔若是閒得發慌,就獨自開車去河濱公園看人遛狗。

騰訊娛樂:不拍戲的時候,你都做些什麼?

周渝民:大家都說我的生活模式很像提前在過老人的生活,我十幾歲在過二三十歲的生活,我二十多歲在過三十幾歲的生活,我現在三十幾歲了。可能因為我自己的朋友圈本身都是長輩比較多,年紀大我一輪的很多,所以大家聊的方式,本來就不會像我這個年齡層這樣的。

有一次我就傳照片給孝天,拍的狗在奔跑,他就說你自己來遛狗啊,我說不是啊,因為我本身沒有條件去養狗,所以我就一個人開車去河濱公園,看別人遛狗,我會戴帽子、口罩靜靜坐在一邊,看到狗狗跑過來,就逗它一下。

我希望我的生活就像一個生態球一樣,那個圓球裡面有放一些蝦子、小魚和植物,自己完成新陳代謝,我也一樣,不希望有外界太強烈的東西沖擊我,也不會去享受掌聲,只想簡簡單單的生活。

騰訊娛樂:工作上的壓力都怎麼排解呢?

周渝民:有時候自己的私生活很無聊,所以我最大的興趣是把自己投入到角色裡面,前幾年我會演一些比較沉重的角色,很難從悲傷中走出去,所以當我很累的時候我就開始找市場上有沒有什麼開心的角色,用來發洩一下情緒。

騰訊娛樂:等於你工作上面的壓力,還要用工作的方式來釋放。

周渝民:因為我的私生活太無趣了,很多人的興趣都不是我的興趣,很多人喜歡逛街,接觸人群,喜歡有群體的一個生活,可是私底下這些都是我很少去涉足的。我反而私底下一休息,就常常待在家裡面,一個人,安安靜靜的,可能是在做一個角色的沉澱也好,或者是一部戲結束在做一個角色的去除。但是我希望還是活在角色裡比較有趣。


走紅的太快,讓周渝民的偶像身份塑造太深刻,轉型就成了難題。

記者手記:偶像or演員周渝民

每個少女都有過發白日夢的階段,那個年齡幻想對像只能是明星,看看周圍的那些同齡男孩,鼻涕還沒擦乾淨,滿臉的青春痘,而畫報上的明星,打著漂亮的蘋果光,眼神深邃,帥得像假人。

可是,夢總要醒的,當你過了25歲,時光如流水般從指縫溜走,就會明白,白日夢也需要青春作為基礎。就像狄更斯的《雙城記》這樣開頭: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身處好時代,周渝民一出道就大紅,是別人夢寐以求的那種大紅,但他也必須盡收壞時代的禮物。娛樂圈新人輩出,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一批新銳面孔生猛地殺入演藝圈,希望也能走一把星光大道的紅地毯。

從明星到演員,是大浪淘沙中必闖的一關。這一步,周渝民走得很堅定但也很艱難。

http://ent.qq.com/a/20130328/000001_1.ht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y 的頭像
yy

yygraceli的部落格

y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