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陳在天說笑面馬都穿帽T,sense 不太好,害我想到某人不論去哪都穿那幾件AD的運動夾克,那......,好了這不是重點。


 

西英突然冒出一句問陳在天的話「三年前?是你去做整型的時候?」竟然全屋子的人都沒人嚇到,反而是我被嚇到了,我有漏看什麼情節嗎?怎麼沒印象陳在天有對這些人說過整型這件事啊?不過,再來回憶的這一段,仔仔社長演的真好,從一開始還是有點畏縮的神態,在Bar裏女人對他笑時會尷尬,被女人搭訕包圍時會不自在,到主動對女人示意敬酒,和女人跳貼身舞。短短的幾個過場的鏡頭,真的看到他如何從自卑流浪漢的動作和神情,慢慢的接受及適應這個新身份及這個又新又漂亮的臉,變成後來大家看到的那個嘴巴甜,人帥,破案效率高的痞子陳在天。不過三聯會在北區分局的眼線動作很快啊,才剛遞辭呈走出去跑車就被開走了,難怪高義不敢對陳在天說實話。

 

不過,會長說他是從不碰毒品的人,那怎麼有管道找了高義幫陳在天注射dreamer?而且從這一點也覺得陳在天不可能是會長的兒子。那個變臉手術的復健期少說也要好幾個月吧,才會臉上都沒有傷口的痕跡了,那這期間每天給陳在天注射dreamer讓他一直處於半夢半醒的狀態,要多強的劑量啊,好好的人都可能成重癮了,他們不怕就把他搞死了嗎?只為了原本的五官很糟糕?如果真是會長的公子,長的再難看,接回家說是少爺,誰敢多說半句。而且從會長和大雁對陳琳的態度是寵愛,但對陳在天的態度就很明顯是命令口氣比較多吧,感受不到會長的父愛耶,再加上會長最後說什麼身份的,也沒有強烈阻止陳琳和陳在天談戀愛,只是勤陳琳要自由自在就不要和這個人談戀愛。陳在天百分之百不是會長的兒子。而且過三年了,陳在天的唾液中都還有dreamer的反應,他應該中毒很深吧,但他從昏睡中醒過來後就沒有曾經毒癮發作過嗎?只能說dreamer真是太神奇的毒品。

 

大雁在說陳在天是會長兒子時的樣子不像是說謊耶,難道是會長連大雁也騙,只為了某個秘密?但這個爆炸性的關係,讓陳在天和陳琳兩人都有個難眠的夜啊,回憶起兩人的初吻,陳琳的大樹告白,唉..「把妹把到自己的妹妹,糟糕」之後陳在天那個無奈自嘲的表情;還有陳在天和英雄在天台上爭辯什麼是正義?什麼是黑?什麼是白?時,陳在天那句「我現在其實還滿羡慕你的」後的那個笑容,令人看了心酸啊,陳在天你愛上陳琳了啦。

 

陳琳找了她兩個警察朋友,要他們幫忙劫囚,被英雄駡完後無助的哭著,意涵在這部戲中的哭戲真不少,但她哭的很好看耶,那種楚楚可憐的樣子連我都想抱抱她說別哭了,那個陳在天你怎麼都不動作啊?但沒想到他竟然開口唱起那首上次陳琳安撫安媽的搖籃曲,陳在天看到哭泣的妹妹,就把媽媽教的那一套搬出來用,唉,你們兩人要以這種方式確認是兄妹這件事嗎?不過,仔仔社長低聲吟唱的聲音真的好溫柔哦。再來意涵和仔仔社長的這一段對戲真好看,對爸爸安危的不安,為什麼是兄妹的那種無奈,兩人的情緒都滿滿的,配樂也很棒。

 

說到這一段配樂,真的很好聽,就一整個感人的fu,和陳在天整型清醒後第一次去找何小玫,她說了那一段天使般的話;還有老李在偵訊室安慰陳在天那一段感人的話,是同一首音樂,但好像沒有收錄在原聲帶中,因為都有大提琴的聲音,我本來以為是“禮物”,但再聽好像不是??

 

陳在天和吳英雄的兩場衝突口角,「去你的正義!!」、「我們是人不是機器」把英雄單純正義,非黑即白的世界整個打亂了,真的是有可憐,但我不懂的是為什麼同樣是以兒女要救爸爸的理由,陳琳怎麼說怎麼求,吳英雄就是不肯,還振振有詞的駡回去,但陳在天一說,吳英雄就決定放水幫忙?還有英雄之前的那一句「我不抓住她(陳琳),是因為你(陳在天)」,真的不想亂想都不可能,原來英雄是比較愛陳在天?!?!

 

陳在天去找西英談繼續追查氣爆案的事時,西英看到陳在天時那個嬌羞的樣子,超有女人味,好可愛哦,既然陳琳和陳在天被說成是兄妹了,那西英和陳在天多來點愛情戲吧。不過“真正”的家人對陳在天來說比何小玫重要,如果有一天他發現其實會長不是他的爸爸,陳琳也不是他的妹妹,什麼家人都是假的,他會不會瘋掉啊。

 

 

 

除了一開始的“整型”梗怎麼被解開的,不懂之外

1.風化組的人為什麼可以去長富集團看帳本啊?有搜索票嗎?人家為什麼要給你看資料啊?還可以去找簡大德問案?

2.英雄被陳在天打一頓後臉上無傷,但回分區時臉上有傷,就像上次痞子被從垃圾堆撿回家時臉上有傷,但回家洗完澡後又是一張漂亮的臉一樣,這算bug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y 的頭像
yy

yygraceli的部落格

y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