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烈楊家將》於仁泰讓每個偶像有突破(新浪娛樂)
2013年03月26日12:30




新浪娛樂訊由導演于仁泰執導,鄭少秋、徐帆、鄭伊健、于波、周渝民、吳尊、李晨、林峯、付辛博、邵兵等主演的古裝戰爭巨制《忠烈楊家將》,將於4月4日全國公映。劇情取自《楊家將》傳統故事中最為慘烈的金沙灘、兩狼山之戰,講述了楊家七子冒死救父的故事。是于仁泰在《霍元甲》之後七年的全新之作。 3月26日上午11時,導演于仁泰、主演鄭伊健、周渝民、吳尊、付辛博和于波做客新浪娛樂,和大家暢聊《忠烈楊家將》的台前幕後。以下為聊天實錄:











各位新浪網友大家上午好!

主持人CECI:親愛的網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明星匯,經常節目中可以見到帥哥,但是見到不同年齡段,帥的不一樣的帥哥還是不一樣的。我們先為大家介紹帥才導演于仁泰老師。

于仁泰:您好。

主持人CECI:導演超厲害,今天跟這麼多帥才坐在一起是不是被大家帶動的很年輕?

于仁泰:一定是。

主持人CECI:接下來是大郎的飾演者鄭伊健。

鄭伊健:您好。

主持人CECI:接下來是六郎吳尊。

吳尊:您好。

主持人CECI:七郎也是第一次見到自己古裝的付辛博。

付辛博:大家好。

主持人CECI:接下來是二郎的于波。

于波:大家好。

主持人CECI:接下來這位帥哥,大家說帥的非常驚艷是三郎仔仔。

周渝民:您好。

主持人CECI:我們先通過一段短片來了解一下。

(《忠烈楊家將》短片)

主持人CECI:4月4號就要跟我們見面了,非常期待。首先問一下于導,我們可以看到您在一部電影當中集結了這麼多帥哥,功夫了得,怎麼下功夫請到他們的?

于仁泰:最重要是有好的劇本,劇本里面有人物的性格寫的很好,所以他們一看劇本以後,他們覺得興奮,這是第一步。

第二步就是我跟每一個帥哥交流,談他們的戲裡面的個性是怎麼樣的。有個很長的交流,從交流裡面,他們也知道我為什麼要拍這個電影,目標是什麼,他們也認同這個目標是應該要做的事情,不是普普通通一部電影。我告訴他們,我希望每一個偶像派的都有突破,我希望是觀眾看完以後,就發覺他們不是擺一個造型,因為偶像是一個演員。

主持人CECI:我想通過幾位的努力,《忠烈楊家將》可能成為幾位演員另外一部電影的代表作。跟導演的合作,請幾位演員講一下,看到劇本,導演找到你們的時候是怎麼樣的感受和劇中的角色?從大郎開始。

鄭伊健:首先導演是有一個吸引力的人,講故事很精彩。還有他的做法,拍一部電影跟簡單,但是用心拍一部電影很難的。我開始的時候也懷疑,一幫演員在一起很複雜,每一個演員有自己的特點,全部在一起,我開始不相信,但是于導跟我說,你相信我,我有方法,我拍一部戲不是過來玩的,我是把電影用心拍,我們不是為了賺錢。

我相信每一個人聽到導演的講話,也是打動了我們。香港和內地合作,還有台灣一起合作一個電影是很難的,如果成功了,我相信一定會非常成功。

主持人CECI:鄭伊健介紹一下大郎的性格?

鄭伊健:我是楊大郎,我是大哥。我跟導演聊過,非常有壓力。長子也是小的時候蠻辛苦,但是長大了以後,很多責任也是放在你的身上,這就是楊大郎。

他自己的性格,他不會想太多,只是爸爸跟媽媽喜歡,他一定把這個事情弄到最好。

主持人CECI:你覺得大郎跟你性格吻合的點是什麼?

鄭伊健:完全不一樣,我在家裡拍第二,很多事情不是我擔當,經常是人家給我意見,大郎他內心不一樣,以前家人很重要,一家人你要有擔當這個責任。

主持人CECI:接下來問問于波,跟導演溝通的時候,可能沒有說有這麼多馬戲和打戲交給你?

于波:當初接到這個劇本非常的激動,這麼好的導演和這麼好的演員在一起,壓力非常大。

馬戲、動作戲非常多,但是跟導演談了之後,我覺得我有很多信心,壓力減輕了很多,因為有很多的未知,馬戲我們之前也練了很長時間的馬,動作也在練馬之餘也在練動作,現場的時候,每一次探討的時候,我覺得最難得的是導演跟我們溝通過之後,我們已經忘記了危險,所以那一剎那拍過之後有​​一點後怕的。但是也就是因為導演他在用一個很核心的角度,跟每一個郎溝通,對每一個郎的要求。

那時候壓力大在多方面,也包括很多郎在一起,七個戲在一起,每個人怎樣能表現出不一樣,我們每一個演員做好自己的功課就好了,那時候導演要做好7個人的功課,無形當中壓力減輕了很多,壓力都在導演身上了。導演當初在設計二郎跟馬有很多交流的戲,我那匹馬是最高的,跟馬有很多溝通,洗澡、餵食之類的,培養很多,為了以後拍戲起到很大的作用。

主持人CECI:接到劇本,或者導演跟你聊這個角色的時候,你是怎麼看待二郎他的性格的?

于波:我個人比較內向,二郎比較外化的,在我的理解當中,他就是戰神,永遠衝鋒在第一線。導演給二郎設一個疤的時候,開始我不理解,後來我覺得這個疤起到畫龍點睛的作用,給這個人物增加了很多靈性的東西,一看就是這個人物的標誌性的東西。那一剎那,我相信了。

主持人CECI:如果對於于波個人來講,像電影裡面的情節,大哥被困,要你先走,你也會先走再找他嗎?

于波:一定,這就是血緣關係,親情、兄弟情,那一剎那我相信了,在表現的時候完全忘我,相信大哥就是大哥,那一剎那要死一起死的感覺。看完之後,最讓我大哥欣慰的是導演感動了,對我跟大哥來講達到目的了。

主持人CECI:三郎仔仔呢?你有很多特寫、射箭​​的動作也很帥,當初跟于導溝通是什麼吸引了你?

周渝民:第一這個角色的性格,他很沉默,不說話,做事情很利落。

主持人CECI:台詞少是你看重的部分嗎?

周渝民:我蠻看重的,一直沒有機會這樣演,以前演的戲太多時候是嘴巴上面說故事,不是動作、眼神。

三郎有一些果斷的行為模式,導演跟我講,我要練的是我的眼神,現在的我眼神是比較溫暖一點,在導演三郎的時候,因為投入,眼神會不自覺的會充滿很多很銳利的殺氣。這就是對我來講是最大的挑戰。其他的挑戰包括武打戲跟所有演員都不太擅長的馬戲。

很多的戲都有拍馬戲,馬戲真的很難,人家不會有太多的共鳴,舉一個例子說,可能很多看戲的時候,演員騎馬,鏡頭給的上半身,真馬假馬無所謂,但是我們經常是馬聯在一起,而且還是7匹以上,如何控制馬是我們自己得學會的事情。拍攝的時候很辛苦,但是想起來辛苦熬出來的果實,現在品位非常的甜美。

主持人CECI:你知道要拍馬戲,提前一個月進組培訓。

周渝民:我們都是提前一兩個月就進組了。

主持人CECI:導演對仔仔詮釋的充滿殺氣的眼神滿意嗎?

于仁泰:對,他真的把三郎表現的非常好,劇本寫的時候,我想像的三郎就是這樣子的,所以他做的非常好。

主持人CECI:仔仔也說,他平常的眼神更多是溫暖、萌,怎麼想到用他做三郎的扮演者?會不會覺得有點沒有把握?

于仁泰:沒有。我跟他交流以後,我覺得他們是演員,演員就是可以不是就是做自己,這個很重要的,演員就是把戲裡面的性格表現出來,不是就是他們自己。

我跟他交流以後,看到他的眼睛,他從來都是做愛情故事,溫柔的,可是我覺​​得他有另外一面的,另外一面還沒有出來。

主持人CECI:您看到了他眼中的殺氣?

于仁泰:不是殺氣,是決心,我覺得他有的。他們每一個人都不知道他們自己有的另外一個東西。










主持人CECI:被你看穿了?

于仁泰:我很八卦,跟他們交流,我知道就把他們自己的生活的東西告訴了我。我就從中知道怎麼去把握他們,就是我希望他們可以給觀眾一個突破,一個不同的。

主持人CECI:所以交流的時候伊健也會說一些生活的事情嗎?

鄭伊健:會,我們每一天會跟他交流,像看醫生一樣,一起講講到今天拍什麼,我們需要你做什麼,你們有什麼反應,想一想回來跟他說。這個很好。

主持人CECI:吳尊跟這麼多心理諮詢他的演員交流之後,會告訴你一些其他演員說的八卦嗎?

吳尊:八卦是不會的,我們有很多戲是分開的,導演像一個靈魂人物,把每一個人哪一場戲跟你們講,一部戲從上面走下來是怎麼樣的,我們就會對這部戲的一個想法更清楚。

主持人CECI:當時看到劇本,導演跟你說找你演的是六郎角色,六郎是貫穿始終,唯一一個活到最後的角色,會不會覺得戲很多,會不會有開心的感覺?

吳尊:應該開心,最重要是喜歡這個故事、人物。導演聊的時候,導演之前的作品我也很喜歡。導演還跟我們講,因為導演在中國已經很久沒拍戲了,他想拍出一部讓大家看了印象深刻,我也是第一次演一個真實故事。又是這麼感人的,所以覺得非常有意義,不用想這麼多就同意了。

主持人CECI:除了大哥背負了家庭的責任,六郎也承擔了很多,當時你看到了之後會覺得性格要下工夫揣摩嗎?

吳尊:這幾個兄弟裡面,我算是最小的了,對打仗不懂,有時候看哥哥,到底怎麼樣,怎麼應付,都是哥哥保護我們。慢慢看到不一樣的東西,過程走過來,到最後會變得更堅強,豁出去的感覺。

主持人CECI:付辛博飾演的七郎讓我們第一次領略到你的古裝扮相,自己適應嗎?

付辛博:不太適應。 (大家笑)第一次拍古裝,戴頭套、穿盔甲。

主持人CECI:裡面幾個哥哥的扮相,你最羨慕誰?

付辛博:太帥了。

主持人CECI:讓你換一個,你會選擇誰?

付辛博:其實每一個人都有特點,仔仔的很有特點,有鬍子,是自己的。


主持人CECI:每年萬聖節可以自己​​來。導演跟你講這個角色的時候是一下子就吸引住了你嗎?

付辛博:我第一次見導演是在酒店裡面,跟他聊天,第一次見面覺得他很和藹,用親和力感染你,說七郎怎樣怎樣,你怎樣怎樣。

主持人CECI:他的普通話你第一次就听懂了。

付辛博:當然了。裡面有一場戲要跟六郎脫掉上身衣服。我先問六郎是誰,導演說吳尊,當初我想回去要好好練一下。

主持人CECI:有沒有想到我再考慮一下,我要跟吳尊一起脫?

付辛博:沒有,是劇本吸引我。我當初看劇本,不太喜歡七郎。

主持人CECI:為什麼?

付辛博:我覺得這個故事是七郎一個人導致全家。

主持人CECI:太莽撞了。

付辛博:有些事情太不顧後果,有時候害得…不好意思各位啊。

主持人CECI:這次是七位演員,七郎每一個的個性不一樣,導演要通過馬的安排,包括裝束、性格的塑造要給他們更完整的個性。當初馬匹是怎麼挑選的?二郎的馬是最高的,聽說仔仔的馬是最不聽話的。

周渝民:蠻調皮的,跟我一樣。 (笑)。

主持人CECI:當初是你親自挑的?

于仁泰:我們有一個馬的專家,看他們的身材,給他們有一些馬訓練,從訓練之中他們選到,這個跟伊健很好就伊健,等等,我們就定下來,所以拍下來就沒換。馬很奇怪的,馬也要適應騎手,不然的話它會發脾氣的。仔仔的脾氣太好,不太罵馬,有時候馬欺負它。


為什麼二郎要選一個高的,因為他要拿楊家的旗,那個是很重要的,一看的時候就看到二郎把旗拿起來,有代表性,我現了一個高馬給他,可是高馬很困難。

于波:帥的時候比較慘。

于仁泰:這部電影是我拍電影30年來最困難的一部電影,我自己覺​​得。

為什麼困難?第一盡量不要講這麼多對白,就用演員的態度,用我的鏡頭,電影演員他的行動去講這個故事。我看了太多歷史片,講講,把故事全部坐下來講講。我想了方面,這麼拍,鏡頭怎麼擺,節奏怎麼樣,我一早全部的東西想好了。他們用的兵器不同,打法不同,服裝也不同。

然後跟他們交流的時候他們才明白,我要把整個故事告訴他們,每一個人的性格是怎麼樣的。所以,這個我覺得是怎麼去平均他們的戲份,我希望觀眾每一個郎看完以後,都有深刻的印象。

主持人CECI:所以您跟幾位演員八卦他們的生活了解他們的時候,順便跟他們說,都是真人拍攝,沒有替身,真馬真槍。

于仁泰:很多時候是他們自己提出來的,這是我們可以做到的,在最安全的情況下。

主持人CECI:導演人家有這句話跟著,咱們不是沒有鋪墊子嗎?安全嗎?

于仁泰:我們有可以幫助的特技,仔仔要射箭,真的從後面把這個箭拔出來很困難,這麼長,演戲的時間都沒有了,電腦特技幫了,他就把戲演出來,我後期加箭上去。

主持人CECI:你怎麼演,怎麼拔?

周渝民:我們在設計箭囊的,是偏高的,一支1米多,我們折中的方法是剪掉30公分。






主持人CECI:伊健你的馬聽話嗎?

鄭伊健:還好,因為拍到最後,我的馬把別人踢到。第一天開工的時候,真的有假馬在旁邊的,如果拍不到我們騎假的馬,第一天之後假的就不見了。

主持人CECI:那馬是藉的吧?

于仁泰:因為他們騎馬已經合格了,另外要真實,他們講對白的時候,我們看其他的電影,突然間他們做了假的。那個不夠真實,我要求他們騎真馬。

鄭伊健:文戲、動作都是。

主持人CECI:這次吳尊挑戰很大,吳尊是要帶著父親的,你的馬是要載兩個人。

吳尊:我覺得我的馬很辛苦。因為我的盔甲20多公斤,又背上個人,馬很辛苦的。自己本身要在訓練馬的時候,平衡要抓到,有時候載兩個人你要轉彎的時候,假如你不小心,往那邊走的話整個人都會倒,那時候要訓練腳的肌肉,要夾住馬。

主持人CECI:你還要訓練嗎?

吳尊:我之前有打籃球,有訓練這邊。

主持人CECI:你有像仔仔對待他的馬一樣溫柔的訓練嗎?

吳尊:一開始練馬的時候師傅說,有時候要讓馬知道是你控制它,不是它控制你。要罵的時候要罵,它做得好應該鼓勵的時候要鼓勵。所以它比較聽話。


主持人CECI:二郎于波的馬是最高的,之前于波給我們留下印象最深刻是電視劇的角色,這次拍馬戲,尤其你的很多跨欄的鏡頭,你有沒有任何一個場景、鏡頭是你有申請跟導演說,這個要不要能不能拍假的,或者用一個替身,沒有任何這樣的念想嗎?

于波:我們準備了一個多月的練馬的時間,到現場的時候,也不知道練馬就哪些難度,每次7個郎排在一起往前衝的時候,後面有300多匹馬,如果人掉下來,後面就過去了,這個危險性在那時候一點意識都沒有。跨障礙是1米5高,連續5個,馬有受訓練,但是我在馬上是沒有的的。我開始我都是閉著眼睛的。我在下面看的時候沒感覺,上去的時候,馬再一傾再一傾,我都不知道。連續拍十幾條之後,我才敢把眼睛睜說。他們問我你練多久,我說有一個月,他們說啊,沒有半年是不敢上的。

主持人CECI:我很想看他閉演的那段。付辛博訓馬有什麼訣竅嗎?

付辛博:我練馬的第二天已經癱瘓了。身體太疼了,像吳尊說的我們要練夾馬,二郎不用韁繩,但是我們基本上要用腿把馬夾住。

吳尊:我這腿兩邊整個都黑起來了。

主持人CECI:漏掉了這個,二郎要拿旗,你要完全脫韁。

于波:開始導演也沒說要拿刀,後來又多了一個旗,一手拿刀,一手拿旗,旗5米高,風一吹整個人往後拉,第一次拍我整個人差一點出去,後來又經驗,我夾住馬,整個身體45度,但是還是掌握不了好方法。

付辛博:你要跟你的馬套好關係。我每天帶蘋果給牠吃,我每天給他說悄悄話。

主持人CECI:有沒有唱歌給它聽?

付辛博:對那時候剛發片,(笑)。

主持人CECI:我覺得七郎死的最壯烈,算是被萬箭穿心。你怎麼拍的?

付辛博:導演把我拉到後面,他的性格很倔強,但是也會跟潘仁美說九爹。你看拍攝的時候是很大的城堡,我跟一個老前輩對戲,自己醞釀了一些情緒,真正把爹當成我自己的,現在在西安的爹,那樣的情況演的這場戲。

主持人CECI:吳尊身後馱著鄭少秋的時候,也是把他當成自己的親爹?

吳尊:他那時候是死人,他實際上是控制的,又是在馬上,我非常怕。你看他在馬上拿著兵器打,說實在的真的很厲害。

主持人CECI:付辛博要討好馬,鄭少秋老師要討好你。

吳尊:他會在我耳旁邊一直念,小心點小心點。我們有時候走幾次,他會在旁邊這樣說。

于仁泰:因為地不平。

吳尊:你要想像後面還有幾百匹馬,假如我們一下子摔下去,後面有幾百匹夠來,可能我不會在這邊了。

主持人CECI:仔仔,付辛博說非常羨慕你的角色,如果自己挑選的話,他會嘗試三郎,你願意交換嗎?

周渝民:我不願意。

主持人CECI:為什麼?他角色很好啊?

周渝民:是很好,但是我自己已經陷進去自己的角色。


主持人CECI:他還有扮鬼。

付辛博:那是我拍這個電影的第一場戲。

吳尊:第一天,還是2、3點半夜。

付辛博:大家把頭髮紮好,我是披著。

主持人CECI:伊健要不要跟六郎換一下,還可以裸半身。

鄭伊健:不願意。已經太投入了,我可以改了。

主持人CECI:我怎麼聽說,鄭伊健和于波剛開始被選中並不是大郎和二郎?

于仁泰:對。有一點風波。

本來我希望是鄭伊健做大郎,我覺得鄭伊健有正氣,可是天馬公司簽了古天樂,公司告訴我錢也付了,一定要用我們自己的演員。那時候我就說好吧,可是我也不要放棄鄭伊健合作的機會,我跟鄭伊健說,不然你演對手吧,鄭伊健也覺得這樣沒有試過,也好。

鄭伊健:他掌控性很好。

于仁泰:突然間三個禮拜要開工了,古天樂把腿摔壞了,突然間沒有大郎了。所以我馬上又找鄭伊健,忘記你那個角色,你來做大郎。這是第一個風波。

第二個風波,于波,本來于波不是做二郎的,于波也是做那個一個很棒的殺手的,突然間?

主持人CECI:也摔斷腿了?

于仁泰:不是。突然間那個演二郎的期不行,要按照他的檔期。我又找于波,你做二郎吧。忘記那個殺手。我覺得是老天爺決定的這個東西,一找我就希望他(鄭伊健)做老大。

鄭伊健:蠻有緣分的。

主持人CECI:本來大郎有可能是古天樂演,二郎如果不是于波,最開始您心裡的名單是誰?

鄭伊健:這八卦問題不能講。

于仁泰:其實二郎的也不是我的主意。也是另外的很多意見說,這個做二郎怎麼好,有市場什麼什麼的。可是我看他(于波),覺得這個人也有正氣,另外一個演員不做的時候,我馬上想到他。也是老天爺安排,這幫人,也是緣分。

主持人CECI:于波說跟鄭伊健的緣分很深厚,最開始演分派也是很親密,大郎跟二郎的關係也非常好。

于波:所以不能分開。

主持人CECI:我看平常你們做宣傳,基本上兩個都會在一起,私下關係也很好嗎?

鄭伊健:我們幾個人關係不錯。

主持人CECI:我還有幾個粉絲的問題,非常的專業。

網友:伊健千萬不要在片場準備水,準備多少都會喝掉?

主持人CECI:真的嗎?

鄭伊健:我蠻喜歡喝水的。

主持人CECI:再拿5瓶。大家很想知道,仔仔之前說過,有一場戲吳尊跟七郎要裸上半身,平常在片場盔甲很熱就脫掉,你不敢脫,因為你太單薄,現在怎麼樣了?

周渝民:現在好多了,沒有以前單薄了。

主持人CECI:大腿內測很緊實。

周渝民:騎過馬都會很緊實。


主持人CECI:于導說策劃一個現代戲,會不會用原版的?

于仁泰:會。我們這個戲拍的很開心,交流這麼長時間了,我希望拍一部時裝的,大家不用這麼辛苦騎馬了,可以開車,開法拉利。

主持人CECI:我怎麼覺得心裡忐忑,開車也有很多特技鏡頭,吳尊和鄭伊健我不擔心,付辛博開賽車的話?

付辛博:我開車很多年,私下也很喜歡。

主持人CECI:你們都達成了共識,接下來有現代戲也會合作?

于波:只要開車不拿刀就行。

主持人CECI:不拿旗就行。幾位除了宣傳期,平常有互動嗎?

鄭伊健:還沒開始。

主持人CECI:如果有機會也會一起?

鄭伊健:希望。

主持人CECI:既然都在北京了,付辛博你看這一餐,多給大哥準備一瓶水。

今天非常開心,于導帶著這麼多郎給我們見面,也是新浪廣大女網友的福音,4月4號就要跟大家見面了,到時候可以帶著自己的朋友、家人一起看。這個戲講了親情、兄弟情,包括六郎也有一段感情戲,大家可以關注。看完這麼多版的預告片,我真的感覺到每個演員呈現出來的狀態跟之前看到的形象完全不一樣,應該是新的代表作,再次感謝幾位的做客,謝謝于導,再見,希望影片大賣。

主持人CECI:今天非常開心,于導帶著這麼多郎給我們見面,也是新浪廣大女網友的福音,4月4號就要跟大家見面了,到時候可以帶著自己的朋友、家人一起看。這個戲講了親情、兄弟情,包括六郎也有一段感情戲,大家可以關注。看完這麼多版的預告片,我真的感覺到每個演員呈現出來的狀態跟之前看到的形象完全不一樣,應該是新的代表作,再次感謝幾位的做客,謝謝于導,再見,希望影片大賣。

http://ent.sina.com.cn/m/c/2013-03-26/12303885792.s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y 的頭像
yy

yygraceli的部落格

y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