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7日15:
周渝民:我是對感情有所追求,希望愛情早日降臨


十年前,周渝民憑藉《流星花園》一炮而紅;此後十年,他的情感與事業卻不太順利,還一度患上了抑鬱症;三十而立之年,他厚積薄發,連接三部電影。本月21日,這三部作品之一的《與時尚同居》即將公映,而周渝民也在近日接受羊城晚報記者的專訪。他把而立之年的成績形容成“久違的收穫”,不改對感情執著追求的他更“每天都希望能有一段愛情故事發生”。

羊城晚報記者 王正昱

 【新作品】

“這個角色太刻薄了,完全不是我”

在《與時尚同居》裡,周渝民飾演一名在遭遇挫折後、帶領一幫失意之人打拼的時尚雜誌主編。與之前飾演的花樣美男角色不同,這一次周渝民當起了“惡人”,在電影中說話刻薄,句句刺耳。

羊城晚報:當初怎麼挑上《與時尚同居》?

周渝民:我也不太明白為什麼導演會找我演這部電影,因為角色和我差別蠻大的。看過劇本後,才知這部電影打消了傳統時尚電影的定義,不講時尚圈的追名逐利,更多地提到勵志。我喜歡這類角色,讓觀眾看過之後會起到鼓勵的作用。

羊城晚報:與自己差別大,是指“時尚”這兩個字嗎?

周渝民:有這個關係吧,我在生活中不是一個時尚的人,穿衣服只要舒適就好,很少會在意是不是名牌。而在電影裡,我穿了很多比較出格、類似走T台的服裝,蠻有型的。我想演沒挑戰過的角色,總是希望能在下一部作品裡有所不同。

羊城晚報:片中你說話很“刻薄”,自己習慣嗎?

周渝民:是的,這個角色刻薄得一度讓我好難開口講台詞。比如那場發飆的戲,我要咆哮著把雜誌社的每個員工數落一次。我當時真的很不適應,因為生活中我不是一個講話不得體的人,別說罵人,身邊人犯了錯,我還會私下去替他們開脫。在拍戲時,我一直說服自己放開,合作的演員們也說:“這是在演戲嘛,別想太多。”這就是職業演員的人生吧,要體會不同的人生和性格。

羊城晚報:你不覺得片中創業的方式太過理想化了嗎?

周渝民:電影就是用來滿足大家一些在生活中壓抑著、又想實現的幻想吧。每個行業的人都有自己的理想化狀態,入行時所持的信念在經歷漫長的打磨後,可能會被忘記。我們的電影就是要告訴觀眾,不管遇到什麼挫折,請不要忘記出發時的理想,堅持信念會讓你打敗一切挫折。

【舊故事】

“外形讓我提前入行,但不等於花瓶”


十年前,周渝民被星探發現後入組偶像劇《流星花園》,他飾演的“花澤類”像極了漫畫中走出的極品帥哥,令他一出道便站在了其他藝人可能需要十幾年奮鬥才能達到的高度,但這個高度卻讓周渝民一度望而生畏。

羊城晚報:你入行時的理想是什麼?

周渝民:講實話,當時沒有什麼理想。我是被星探發現的,入行就很被動。

羊城晚報:在工作中會有抵觸的情緒嗎?

周渝民:一開始會抵觸一些工作,因為不是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比如拍完《流星花園》後公司安排我發唱片,但當歌手不是我想要的方向。

羊城晚報:是否與你成名得太快有關係?

周渝民:有一些吧,拍完《流星花園》,我一下就達到了可能好多藝人要努力十幾年才能達到的高度。外人可能覺得我很享受成功,其實我心裡很清楚,只是這個機遇被我撞到了。

羊城晚報:一下站得太高,可能摔得會更疼?

周渝民:嗯,有過這樣的顧慮,但那時很多工作都是被推著往前走,完全意識不到這個問題。後來轉變了態度,從別人給什麼工作就做什麼工作,到開始選擇自己有把握的工作,比如放下唱片,專注演戲。

羊城晚報:從什麼時候開始,確定把演員當成事業來做?

周渝民:2005年演完《戰神》後,突然有種感覺,覺得自己能夠駕馭角色,也是第一次自我評價角色演得不錯,這種自信給了我繼續走下去的力量

羊城晚報:優質的外形條件是否也幫你走了捷徑?

周渝民:可能有的男演員比較介意旁人提自己的外表,怕被說成是偶像派,但我從來都不否認這個問題。外形是天生的,既然擁有了這個特質,為什麼不好好利用?這並不等於另一個概念———“花瓶”,那是站在那裡什麼都不做,專門供人觀賞的。以前有人這樣評價過我,我的努力就是讓他們的評價有所改變。外形的條件只是幫我早一點跨入這個行業,其他並無甚麼太大的幫助。

【老話題】

“交朋友的第一印像是,我不討厭他(她)”


出現在媒體前的周渝民,話不太多,好像對娛樂圈總是不太適應。 2005年左右,周渝民還一度患上抑鬱症,很大的病因也與他在圈內的“自由搏擊”有關。  

羊城晚報:入行十年,這個行業與你的預想差別大嗎?

周渝民:沒想過之間的差別,入行時沒有抱著太大的幻想。和其他行業一樣,有些事情你去面對,去享受,它就永遠都在。有些事情,你不想去理會,那它就從來沒存在過。

羊城晚報:和你交朋友是不是要很長的時間?圈內的朋友多嗎?

周渝民:不多,固定的始終都是那麼四五個,其實一輩子有幾個推心置腹的朋友足夠了。人與人相處,需要時間才能了解互相的個性,然後才能判斷對方是否適合做自己的朋友。我肯定不是那種一回生二回熟的人,比較喜歡和人面對面地交流,也能分辨出別人對我是真是假。我交朋友有一個要求,就是第一印像不討厭他(她)。

羊城晚報:設想在一個社交宴會上,你一般扮演什麼角色?

周渝民:我的話肯定不多,在這類場合一般都是傾聽者,能參與的話題,我盡量參與,搭不上話的,我就听別人說。每次參加這類聚會,我都會事先調整心態去適應。

羊城晚報:台前幕後的你,差別大嗎?

周渝民:其實差別不大,幕前的我話不多,生活中如果有閒暇時間,可能會坐在那裡發呆。我喜歡安靜下來思考一些事情,比如想想今天做了什麼事情,哪裡做得好等等,至少不會覺得虛度時光。

羊城晚報:你前幾年有過一段時間的抑鬱,後來怎麼走出來的?

周渝民:那段時間可能有太多的負面情緒集中到一起,搞得心情很糟糕,每天不斷地思考,但想不出結果,成了惡性循環,一下把自己關在封閉的空間內。後來看過醫生,也吃過藥,加之一些壓力慢慢退去,才逐漸從陰鬱中走出來吧。現在回首去看,會提醒自己多和朋友溝通,他們的話在那段時間對我很重要。

【新期望】

“每天盼有故事發生,希望愛情早日降臨”


經過十年的鋪墊,找周渝民出演的電影多了起來,今年他就一口氣接下《與時尚同居》、《天生一對》、《忠烈楊家將》三部迥然不同的電影。但在愛情上,他與大S分手後一直保持空窗。  

羊城晚報:今年6月度過了30歲的生日,這個年齡對你來說,意味著什麼?

周渝民:要用成熟的心態去做事,不要再像20多歲那樣意氣用事。有些壞事情,也許並不是當事者的錯,所以也提醒自己處理事情時要足夠理性了。工作上呢,也要去承受更多的壓力,淡定一些。

羊城晚報:所以今年一口氣接了三部電影?

周渝民:(笑)都是巧合,去年公司收到很多不錯的劇本,我看了幾部,就安排同事談下去,結果都是今年開機。

羊城晚報:是否算是入行十年的收穫期到了?

周渝民:算是收穫吧,當初《流星花園》出來後,有很多人看低我,議論我到底有沒有資格做演員,我就用十年的時間去讓他們評判,現在也算是交出答捲了。

羊城晚報:那感情呢,還會像以前那樣敢於追求嗎?

周渝民:我每天都希望能有愛情故事發生,也希望這一天能早日降臨,因為我是一個對感情有所追求的人,但情感卻一直空窗(笑)。目前放首位的還是工作,如果再談感情,也不會像20多歲那樣懵懂,會有更成熟的一面表現出來,比如做好工作,才能保障一段穩定的感情。

羊城晚報:上週你們幾位主演都缺席了《與時尚同居》的全國點映,業內有人說是主演太不盡責,事實上呢?

周渝民:我想每個主演沒有理由不想去參與自己作品的宣傳工作,是不是在時間上雙方公司的溝通出現了一些問題?我不太清楚,這段時間都在拍戲工作。作為藝人,我的個人意願並不能改變一些結果。

http://www.chinanews.com/yl/2011/10-17/3394201.s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y 的頭像
yy

yygraceli的部落格

y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