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渝民:不對任何人敞心扉父母離異使我對婚姻恐懼
http://phtv.ifeng.com/program/mrmdm/detail_2013_05/27/25747923_0.shtml

2013年05月27日 10:37
來源:鳳凰衛視

核心提示:從小在鄉下長大的周渝民面對流星花園的一夜爆紅,笑稱自己已經賺到了這輩子都花不完的錢,就這樣對演戲毫無興趣,抱著隨時掙夠錢隨時走人的心態周渝民開始了他的演藝生活,十二年,二十部影視作品非但沒有讓他退出演藝圈,反而成就了他內心深處一顆炙熱的演戲魂。伴隨著《忠烈楊家將》的熱映,周渝民第一次將自己的古裝扮相展現在觀眾面前。

鳳凰衛視5月26日《名人面對面》,以下為文字實錄:

許戈輝:前面一共是做了幾家?

周渝民:三個還是四個吧。

許戈輝:累不累。

周渝民:不會,習慣了,宣傳的時候。

許戈輝:最多的時候你就是連續做幾家?

周渝民:最多我以前的話可能一整天都是,都是在訪問,可能一天20家的訪問都有。

許戈輝:其中會有很多話是要。

周渝民:重複。

許戈輝:重複的在說,重複的在說。我心裡有點不敢肯定,你願不願意來回答,但是呢我們的這些觀眾,你的粉絲會很好奇,願意談談你自己的​​感情生活嗎?現在是有女朋友了嗎?

周渝民:我現在只能跟大家講說我目前生活就一切非常好,極限就只能講到這兒。

許戈輝:真的,那這樣吧,我們做一個小小的測試,可以嗎?做一個有關這個感情生活的測試,聽這個測試題,然後你選擇一下好嗎?

周渝民:好。

許戈輝:枯樹因為春雨長出了葉子,隨著秋天的到來一陣秋風把葉子帶走的,在這個故事中選擇一個你希望來扮演的角色,A枯樹,B春雨,C葉子,D秋天, E秋風。

周渝民:秋風。

許戈輝:我還不知道答案,好冷酷,你們每個人在心裡選擇一個答案,如果秋風是最後一個,如果你選擇A的話枯樹,那麼你對愛情堅貞不移,但是如果遇到不淑,過分堅持則是對自己的傷害,如果選擇B春雨的話,你想要尋找一個值得你愛的人,並希望自己的出現帶給對方幸福,C如果你選擇葉子的話,你對愛情搖擺不定,你想知道怎樣的愛情適合自己,但是懼怕失敗,所以就不願意做出嘗試,D如果你選擇秋天的話,你有點燃燒一段愛戀的熱情,但是缺乏持之以恆的耐力,常常半途而廢,E秋風。

周渝民:我都好像知道。

許戈輝:你對不成熟的對像沒有興趣,內心希望受到有力的保護,我怎麼卻覺得說應該是有這個戀母情結,總是會希望被保護。

周渝民:第一句講對了

許戈輝:哪個?就是說你對不成熟的對像沒有興趣。

周渝民:對對對,我在很多的工作上面也好,或者我私底下的社交,我永遠都是最小的,我喜歡跟年紀比我大的人做交流。

許戈輝:女孩子也是這樣嗎?

周渝民:就是我的朋友圈基本上平均起來年齡都比我還要再大個五歲以上,所以跟這些人聊天永遠不會像小朋友嘻嘻哈哈這樣,不可能,他們聊什麼我就跟他們聊什麼,而且還聊得有模有樣,所以相對來講我有時候會很不喜歡有的人在不適切的一個時候表現出太、太小朋友的那樣的一個感覺,我覺得那個可能我會很排斥,所以基本上心裡年齡層跟我沒有辦法很貼近的人我是,我是不會在感情上面會有太多交集。

解說:在演藝圈經歷多段感情后,如今的周渝民不再對戀情侃侃而談,25歲就結婚的願望也早已成為飄渺,已到適婚年齡的他在採訪中時常碰到結婚生子的話題,言辭間雖還保留著年少時對婚姻的渴望,但是多了以事業為重的架勢和謹慎。

許戈輝:你是渴望自己也能有一個孩子成為父親,還是有一點恐懼,害怕要成為一個小生命的父親。

周渝民:兩種都有,我很渴望能組織自己的家庭,這是我一直以來很渴望做的事情,可是我的恐懼感是來自於我是單親家庭,我知道一個準備不足的婚姻會變成什麼樣的結局。

許戈輝:那麼過了這麼多年,這種沒有準備好或者是說對於一段不成功婚姻的恐懼,到底消息了沒有呢?

周渝民:我覺得還是會留在心裡面,那個心裡面的東西是一輩子的一個很深刻的一個傷口,只是這個傷口它即便癒合了,它還是留下疤,對我來講是這樣,所以它會時時刻刻提醒著我,我該怎麼做,我該怎麼樣去創造屬於我自己的我的家庭的觀念,這個蠻重要的,這個現在來講我都一直一直一直不斷的去希望每一天有這樣的感覺的時候就問自己,OK了嗎?嗯,不行,不行,還會害怕,那就不要去做。

解說:對周渝民來說,父母的離異時間過去了,但傷痕卻從未離開,這道陰影也如隔膜一般,隔斷了周渝民對人群的喜愛,上學時,為了避免和同學一起走進校園,他時常等到上課鈴響起再翻牆進學校,曾經一度他盡可能減少走出房門的機會,以次躲避和父親、哥哥的交流,有床有遊戲機的房間就是他的整片天地。

許戈輝:在生活中你的心扉真正會向誰敞開呢?是媽媽、哥哥、家人、女朋友,是誰?

周渝民:好像都,都沒有,我可能,我的個性蠻壓抑的,我認為我可能很多時候我面臨到的一些工作上面的事,我沒辦法跟我的家人分享的是因為我很保護他們,所以我出道十多年來他們從來沒有參與過我任何的這個工作上面的事情。

許戈輝:但是你有沒有自己覺得不能承受了,快扛不住的時候?

周渝民:自己,自己消耗啊,自己消化掉啊,我有一些很屬於我自己方式的消耗的一些東西。

許戈輝:好奇,什麼方式?

周渝民:比如說我開開車,我喜歡車子,我一年真的開不到幾次,因為都可能都在工作,然後我會到那些觀光的景點停下來,我不下車的,我還在車裡面,我還在這個我自己的保護殼裡面,我去看外面的人,一家人啊,一家人出來出遊,在他們身上去吸收一些正面的一些能量,然後讓我覺得我今天待在這個地方不做任何事情可以安安靜靜在車上面看著他們看個兩、三個小時,我覺得我滿足了,開著車回去,然後更多的時候我是在家裡發呆,我是用發呆的方式,因為我很喜歡家,我在家裡會有一種。

許戈輝:你說的這個家是一個人的意思嗎?

周渝民:對,自己的家。

許戈輝:這能叫家嗎?

周渝民:它還是,還是讓我有一個寄託的地方,對,所以我靠這樣的事情來沉澱我自己。

許戈輝:所以我很難想像如果像你這樣一個人沒有了工作,我是指沒有人來拽著你,來邀請你到一個攝製組什麼的話,那你會是什麼樣子,會長期隱居在一個山洞裡邊。

周渝民:會。

許戈輝:是嗎?

周渝民:會。

許戈輝:會得。

周渝民:我想過​​,會。

許戈輝:幸虧你生活在現代,否則你要是生活在比如說兩百年前、三百年前一定是一個在山洞裡邊隱居的道士。

周渝民:對,對,不一定在山洞,但也許這一間家是,那個整個村落裡面永遠人家不知道這個家裡面住的是誰,永遠人家不知道這個家裡邊住的是誰,可能會是山野村夫那樣的感覺,對。

許戈輝:所以我在猜想,即便是在那一段F4真正在一起的歲月裡,是不是你的那個情感方式也不是像其他男孩子那樣,哇有哥們儿,兄弟,大家可以吃喝,可以酒肉,可以出去玩,但是你的內心永遠是自己,是這樣嗎?

周渝民:我比較孤僻一點,再另外一種說法是我有時候蠻享受孤獨的感覺,所以更多的時候我是希望那個東西是我真的屬於我一個人的一個空間,那個空間是可能不需要有任何人他來走進這個空間,就讓我自己簡簡單單的去做這樣的一個事吧。

解說:流星花園已過去十二年,伴隨著從天而降的掌聲和眾人撩亂的生命節奏F4從當紅偶像團體逐漸變成了一代人追憶的偶像,今年年初F4難得的一次合題讓不少青春景像在無數人腦海中迴盪。

周渝民:我們四個人私底下很少出去,因為我們四個人個性不一樣,所以你很難說我們當然是工作上面的好夥伴,可是我們自己都很清楚不要強求每個人去習慣自己的人生,就像我也不會想找吳建豪、朱孝天來我家發呆,這個不可能的,就只能說有一天我覺得我在家裡閉關夠了,好,不錯了,問問孝天在幹嘛,問問VanNess在幹嘛,問問言承旭在幹嘛,要不要吃個飯,結果大家吃飯的時候聊聊,就是簡單的一個飯局,對啊。

許戈輝:你在頒獎典禮上,晚輩趙又廷向前輩周渝民表示感謝。

周渝民:這個成功不是我們給你的。

解說:因為一部偶像劇《戰神》周渝民愛上了表演,也就是從那一刻起與生俱來的俊俏臉龐和從天而降的偶像光環瞬間變成了證明自己的天然屏障,出道十二年,對他來說是場嚴肅的等待,痞子警察、毒舌主編,戰地醫生,單親爸爸,渾身是勁的角色處處使勁演技,他想要證明自己的那顆心顯然易見。

許戈輝:我不止一次的在你接受采訪的時候看到,你說你希望能夠挑戰自己,希望能夠擺脫大家一直以來對你是一個偶像派那樣的印像對嗎?

周渝民:對。

許戈輝:這個曾經很困擾你嗎?

周渝民:一陣子,一陣子,怎麼說呢?有時候會當很多人又開始關注在我的外表的時候,這個感覺就和又出現,就是越關注的時候我就會越希望他們可能別希望大家不要這麼的去注重說外表,因為我真的碰過很多很好的演員,外表都不是最重要的,你怎麼樣去塑造你人格的魅力才是真的最重要,不然,不然人家不會說男人越老越有味道。

許戈輝:沒錯的,所以。

周渝民:所以我就一直希望這樣

許戈輝:在你剛剛出道的時候外表是你一個殺手鐧最大的優勢。

周渝民:塑造出來的。

許戈輝:但是後來反倒成為你再往前進,在進步道路上的似乎是一個障礙,因為大家對你的外表印象太深了,對嗎?

周渝民:就可能說與其說是障礙,不如說是因為,那麼一個最大的一個印象所以才會一直積極的去,就是說今天如果跟導演講說導演我其實可以演的很邋遢,我想那些說服力都太低了,不如我真的去演一個這樣的戲給你們看,我交了一個熒幕上的功課,讓所有導演看,看出來說他可以做,那他才可以做。

趙又廷:我完全沒有得失心,因為我是抱著祝福其他優秀演員的心態來到這裡的,沒有,因為有很多話要說,所以不能哭,我最想要講跟一個人說謝謝,就是坐在我旁邊的那個人,他叫做周渝民,大家都知道他叫仔仔,他也是我的大哥,也是陪伴我九個月,幫助我拍完《痞子英雄》這齣戲。

解說:2009年的金鐘獎上因為《痞子英雄》周渝民、趙又廷一同被提名,入圍最佳男主角獎項,但獎項揭曉時,初出茅廬的趙又廷意外打敗周渝民等諸多前輩,成為最佳男主角,在台上,趙又廷幾度哽咽,感謝同劇組“大哥”周渝民的幫助和照顧,讓鏡頭下的周渝民有些哭笑不得,隨後獲獎名單提前外洩,周渝民、趙又廷兄弟情破裂等各種傳聞層出不窮,引發金鐘獎“黑幕說”。

周渝民:其實現在想起來就感覺有一點好笑,好笑的原因是後來媒體上面寫的東西,那都已經變成媒體愛寫,不是我去講什麼,從頭到尾都沒有講什麼。

許戈輝:那你現在能講一點什麼嗎?

周渝民:可以啊,我現在可以跟大家講的就是因為媒體知道什麼樣的新聞可以產生民眾的共鳴,就是什麼樣的八卦的東西能夠讓推波助瀾的把這個東西去炒作。

許戈輝:更吸引眼球。

周渝民:對,有沒有得獎對我來講不重要。

許戈輝:真的不重要嗎?

周渝民:真的不重要。

許戈輝:可是那是一部真的是你自己經過了期待、渴望,經過了努力,又確實是給大家印像很深,覺得是顛覆了你以往的形象的一部戲啊。

周渝民:可是你知道什麼樣對我來講就夠了嗎?入圍就夠了,所以那個時候當我知道自己入圍的時候,你知道我的心情是哇,我努力了五年,我終於讓大家看到不止是外表的東西了,不是說這五年我沒有成長,而是終於靠著這部被提名的這個角色讓別人,讓更多喜歡,只喜歡看媒體說故事的人去看的出來他是入圍的。

許戈輝:那麼我們後來從這個媒體上看到的最多的詞就是在頒獎典禮上,晚輩趙又廷向前輩周渝民表示感謝,當時仔仔的神情非常尷尬,尷尬兩個字是出現頻率最多的,那你告訴我真相。

周渝民:我很容易尷尬,如果今天你不是訪問我一個人,你是訪問比如說F4也好,或楊家將七兄弟,你發現我其實是裡面最不喜歡去講話的一個,我喜歡聽,我喜歡這個焦點不要在我身上,我認為得獎的時候焦點應該是要在得獎者身上,當然得獎者很謙虛的去感謝台下所有人,可是當被感謝的時候就會有鏡頭被片到,我就覺得這個成功不是我們給你的,你知道嗎,其實這個成功是你自己給自己的機會,然後你的努力,然後評審的口味,這是你的,你要去好好享受,然後那個時候是小豬坐隔壁嘛,喜歡跟小豬在開玩笑,所以壓根都沒想到他會突然冒這一句,你知道那個表情就是這樣,所以我是覺得好笑,我跟小豬都會覺得好笑,就剛好被拍到,我們在這邊講,在講得獎詞,很棒,就是這樣,我這樣我覺得就是坐著去感受你就好了,不要,不要把我拱出來,因為我覺得,我覺得很多事情我承受不起,就像私底下我對很多人是我可以對人好,但我不會要求說你這個人一定要反過來我好,特別是在人很多的時候你特別去關注我,會讓不不自在,這是我自己本身的個性。

許戈輝:我盯著你的眼睛,我覺得那是一頭小鹿。

周渝民:嗯。

許戈輝:但是楊三郎是一匹狼。

周渝民:對,對對對,就是這個感覺。

許戈輝:這是你想要的對嗎?

周渝民:對對,對。

解說:從小在鄉下長大的周渝民面對流星花園的一夜爆紅,笑稱自己已經賺到了這輩子都花不完的錢,就這樣對演戲毫無興趣,抱著隨時掙夠錢隨時走人的心態周渝民開始了他的演藝生活,十二年,二十部影視作品非但沒有讓他退出演藝圈,反而成就了他內心深處一顆炙熱的演戲魂。

伴隨著《忠烈楊家將》的熱映,周渝民第一次將自己的古裝扮相展現在觀眾面前。

周渝民:我去把他殺了。


許戈輝:從來沒有拍過古裝片,為什麼這一次接拍一部古裝戲?到底是什麼打動了你?

周渝民:好,楊家將,我那時候看劇本的時候是在廁所裡面看的,在上廁所,我習慣上廁所的時候會看看一些書、雜誌,把那個上廁所的時間把它延長很多。

許戈輝:很多人有這個習慣。

周渝民:對。

許戈輝:但是很少人又這麼坦誠的告訴外界。

周渝民:我說無所謂嘛,可以嗎,我講這個。

許戈輝:當然,你的粉絲會crazy。

周渝民:我上廁所的時候看到這個《忠烈楊家將》,我看到有一幕第一個兄弟死掉了的那一幕,眼淚是不自主的掉下來,那個掉下來是我覺得奇怪,劇本其實也不厚啊,薄薄的,為什麼它好像講了一個好大的一個概念感動到我,真的讓我自己的身體感的到,感受到心酸的那個一酸,劈裡啪啦眼淚它就自己就滴下來,我看的感動就是這樣,看到前面大家手足情深的那個感覺跟家庭的關係,國家的感覺,然後他們背後著在守邊境的這樣這些東西,我會覺得他們跟偉大。

許戈輝:看過劇本之後你最喜歡裡邊的哪一個郎呢?

周渝民:每個我都喜歡。

許戈輝:你最想去演哪個呢?

周渝民:但是我,讓我眼睛發亮的就是楊三郎,真的。

許戈輝:為什麼?

周渝民:因為他在裡面他的個性他是跟我完全截然不同的,我私底下的個性很簡單,我多數的時候我給別人感覺起來是很溫和的,但是三郎他那個東西給我看起來從頭到尾都沒有任何溫和的東西存在。

一定要把爹帶回去。

許戈輝:你知道我們觀眾是什麼樣的印象嗎?如果我現在看你的話,我盯著你的眼睛,我覺得那是一頭小鹿,但是楊三郎是一匹郎。

周渝民:對對對,就是這個感覺。

許戈輝:這是你想要的對嗎?

周渝民:對對,對,因為那個完全不一樣,做一個演員是多麼期待可以去演這個完全可以顛覆自己的形象的東西給別人看。

許戈輝:我聽說你拍那個麥田裡邊射箭的那一場戲的時候臉上都,真的被劃出很多血口。

周渝民:拍戲就是這樣,應該這麼說,觀眾永遠會看到很漂亮的很壯闊的一些場景,可是那些場景作為一個遊客來講,我們只是去觀光的話它真的很美,我在現場看得話它真的很美,可是沒有遊客會真的奔馳在蘆薈從中,那個蘆薈從其實它的根、枝節,每個枝節都很硬,那那個硬是可以在奔跑的時候去刮花你身體所有有肉的地方,其實不止是臉,那還有手,第一次跑完回來刮花了以後,他們就說來擦個止血的吧,我說不需要,因為這個就延用吧,延用在戲裡面吧,我不要特別去處理傷口,反正剛好我們需要這些東西,所以那個血就是就是真的是,也就真的流出來。
創作者介紹
yy

yygraceli的部落格

y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