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錄5 周渝民:《痞子英雄》後我學會演戲見縫插針
20120118 14:08
來源:鳳凰網娛樂

非常道主持人秋微:導演我覺得您特別會選——有質感的帥哥,比方說很多跟您合作過多次的,像金城武,就在忽然之間不知道為什麼就有一個質變了。吳奇隆也是合作過多次,您在最初選擇仔仔除了我們眾所周知的他的帥之外,是怎麼發現他是可以突破的?因為焦雄屏姐姐之前也說,說他是第二個梁朝偉,因為梁朝偉真的是一個特別優異的演員,那你是怎麼去捕捉到他這些或者是激發出這些的?

朱延平:其實我覺得一個演員的表演,完全是由自己的心態去操控的——你要不要去突破,有沒有心要去做好這件事情。你講到金城武,其實我接手拍他的時候,他是個木頭帥哥。因為演了很多偶像劇,他就自己當偶像。可是我覺得他本質非常搞笑,我說你怎麼在熒幕上和私底下差別這麼大呢,我就說你來演我的喜劇吧,他說他也想放開,他放不開,我說你來演我的喜劇。

記得拍《中國龍》時,第一天拍他跟郝邵文、釋小龍,我就把他拍成一個爆炸頭。他開著一部敞篷車,叼著一根雪茄,駛過一條馬路,結果看見路邊的女主角,兩個大胸部放在水果攤上面;然後他就撞車了。我就把他全身衣服都燒破,眼睛也砸爛,然後頭髮也豎起來,臉塗黑,雪茄也爆開了,接著他跑過來拿著一個方向盤一看,原來那兩個胸部,是郝邵文跟釋小龍兩個光頭,這是一個搞笑的橋段,我覺得那一炸,就炸開了金城武。之後他的形象就炸開了,偶像的形像也炸沒了,他能演這個,就什麼都能演。

我覺得仔仔現在也是(這樣)。他一旦突破自己以前的框框,再突破就容易了,他可以演壞警察,可以演《愛你一萬年》——焦老師那部戲中一個頹廢落魄的歌手,也可以演《天生一對》裡面喝醉酒、好賭,一個不負責任的爸爸。我覺得他這個角色已經寬了,他的領域已經寬了,是因為他自己一直在求突破,而且他現在真的到了演什麼像什麼的地步。

非常道主持人秋微:就像您剛才說的,金城武的突破,比方說他有一個具體的畫面,您再看仔仔之前的作品,您覺得他有沒有一些讓你覺得,他好像突破原來比較單純的偶像藝人的框框。

朱延平:《痞子英雄》中他就已經脫胎換骨了,那部戲他演得非常精彩,我覺得他能演到那個樣子,其他什麼角色他都行了。

非常道主持人秋微:你自己覺得,對你來說突破代表著什麼,你覺得什麼突破了嗎,還是無意中做的?

周渝民:我覺得《痞子英雄》算是我階段性的代表。我在《痞子英雄》裡學到一個東西,就是突然間領悟到就是很多人所說的,電影的表演跟電視的表演差別到底是哪。我以前都說,作為一個演員,電影跟電視的表演都是一樣的。很多人會說沒有,電影需要更深入更濃縮。 (但是後來)我就發現電視常常會有很多近鏡頭,電影(的鏡頭)不可能這麼大,幾百寸的熒幕永遠給你一個這麼特寫的鏡頭,會非常大,可是電視劇很多這種大鏡頭。

演員在演這樣鏡頭時通常都會很呆,自己會被這個鏡頭限制住,在我看來他就不活。所以台灣有很多所謂的鄉土劇,走到一個定位就開始講話,然後回去這個定位,換另一個人走到這個定位講話,當然他們那個是一個極致。我覺得如果想要演好戲的話,我就必須要忘記,現在到底哪一個鏡頭在拍我,然後我就學著忘。

在《痞子英雄》的時候,因為那個角色必須要見縫插針,必須要活靈活才能在戲裡面成立,所以我就常常不按理出牌。這場本來有我,我可能不要一開始就有我,而是從外面突然間進來,進來講講話我就突然出去做事情,我覺得這場可能不需要我,然後再回來。

當時蔡導他們覺得這種方式好像很不一樣,而且很好玩,只要大家都接受。所以我那時候常常會在每一場戲(開拍前)開個小組會議。場景導演說,我提供什麼樣的場景給你們,這個場景裡可以用的有什麼,不能用的是什麼;好,那你們自己決定在哪裡表演。那個時候就開始,我覺得有一起在合作,真正在完成一部戲的感覺,以前我把自己當做是演員,導演說你應該做什麼,我演員做什麼就好,不會多做。

從《痞子英雄》開始大家就一起研究,我會跟攝影師研究這個角度好不好,這樣後面的景好不好,我們就開始會做很多,平常演員不會做的事情,你會放更多心思在現場,參與所有各個部門的工作,我覺得那個就是一個很團結的感覺。我想《痞子英雄》雖然在給外界,或者給別人看到的是一個很不一樣的我,可是那畢竟也是一個階段性的代表,對我來講更重要的是藉由這部戲,我們可能學到了更多寶貴的經驗,這個是比較重要的。

http://ent.ifeng.com/fcd/special/zhouyumin/news/detail_2012_01/18/12056814_0.s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y 的頭像
yy

yygraceli的部落格

y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