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錄3 朱延平現場模擬“搞定小小彬”:他的哭戲有層次
20120118 13:53 
來源:鳳凰網娛樂

非常道主持人秋微:我覺得對付小朋友您很有一套,幾十年以來都很會對付小朋友。

朱延平:其實對付小朋友非常容易,你只要把他最純真的一面帶到鏡頭中就成功了,但是很多大人不要,他沒耐性:我數到3你就開始笑,預備123笑,開始!他一定是假笑給你,任何人我相信都會很困難。可是你跟他去鬥智:待會兒我去把副導演叔叔的褲子拉掉,你就要笑,笑完以後講對白。他說好,我過去拍一拉,副導演就:“哎呦,討厭。”他就在那“嘎嘎”笑。

非常道主持人秋微:真要拉副導演的褲子?

朱延平:會用不同的方法。比如說我待會兒彈你爸爸耳朵,你不要講。他爸爸站在那邊,也會配合我們,一彈哎呀,他就哈哈笑,小孩子很容易逗笑的,但要想不同的方法。拍動物也是一樣,想要一隻老虎看你,也許你拿一個鑼咚一下,它就會看你;你要它再看你,咚——它還看你;第三次,它就不理你了。這時你可能要放一個鞭炮,它又看你了,拍小孩子跟拍老虎是一樣的原理。

周渝民:要有新鮮感。

朱延平:要用不同的笑料去引,假如再脫褲子他就不笑了。

非常道主持人秋微:笑是這樣。哭戲呢,對小朋友來說怎麼樣?

朱延平:哭其實比笑容易得多,小孩子哭很容易。但是要小孩子一邊哭一邊講對白,還要真情流露,還要掌握節奏那是難的。小孩子哭,像我兒子,我罵他兩下,他就哭了,可是哭了以後他就什麼都不理了。你過來站這裡,不要,他就蹲在那邊哭,你說講對白講個鬼啊,我才不講呢,他哭他最大了,但小小彬他就知道,你給他一個氣氛。

非常道主持人秋微:有DNA的。

朱延平:小小彬的爸爸教給他很多種哭的方法。每次都有秘訣,我不知道是什麼,他只要在他耳邊說一說,小小彬就流淚了,可能他們父子經過一些患難的過程。比如說小小彬的媽媽,離開他們家走了,爸爸就帶著兩個兒子。小小彬曾經說過,我再紅有什麼用,我再紅我媽媽都不會回來,我想這些東西可能是小小彬演哭戲的靈感。他演的角色跟仔仔分離的時候,我覺得他有把對媽媽的感覺移情到到戲裡面。

所以你才會相信,一個56歲的小孩能有這麼有層次的表演。 (戲裡面)他從見到仔仔,很開心,然後仔仔叫他不要過來,站住,他很詫異,然後他說我好想你哦。仔仔說我很好,你不用想我,講得一些話讓他很沮喪。最後小小彬就拿出一張畫,說這是我的臉,你想我的時候,還有我的臉可以看。

非常道主持人秋微:看到那一幕。

朱延平:(然後)仔仔說我不想看到你的臉,(小小彬)崩潰,跑過去抱著(仔仔)——你難得想像一個6歲的小孩(表演的)整個過程一氣呵成。他一定有一些經歷,有些難過的事情放在腦子裡,才能寄情於這邊的表演,把它發洩出來。現場所有的人,看完這場戲後統統哭了,(包括)工作人員和路人。還有楊冪,她第一次來我們現場,看完之後擦著眼淚跟我說:導演我不要帶他走了,我不要那麼殘忍。

我說其實你的角色不是殘忍,而是無奈。哪個媽媽希望把自己的孩子讓一個醉鬼、賭鬼爸爸撫養長大呢? (媽媽)都希望給小孩更好的環境,我就說服楊冪,她那個角色也很無奈,也是很善良的一個角色。

拍小孩子,拍到像小小彬這樣的,我還是第一次。郝邵文他們就是搞笑而已。逗他笑,逗他的一些鬼臉,但是小小彬的演戲有層次,仔仔的那場跟他對的也很經典。仔仔的眼淚始終含在眼睛裡,不讓它掉下來,想盡辦法不讓它掉下來,你看了就心疼,非常感人。
http://ent.ifeng.com/fcd/special/zhouyumin/news/detail_2012_01/18/12056373_0.s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y 的頭像
yy

yygraceli的部落格

y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